8-1,波密休整

      这些天看着自己的进藏照片,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,我知道,这种感觉会很长时间陪伴着我。我不是一个喜欢伤感的人,但是我也知道,在以后的人生中,我会经常看着这些照片回忆那个光荣、艰苦、挣扎、自豪,甚至是看着照片就会流泪的岁月。

     这几天,和几个老伙计谈起这段经历,谈起进藏路上的每一个点点滴滴,每一个欢笑、每一个折磨,每一个成功,大家都和我一样记忆深刻。前天和老赵、陈勇一起去骑四方山,看到烂路就想起了那天我们到达书松,艰难无比,又说起那天我们翻越白马雪山,那种愉悦是在办公室永远也感受不到的,这时,我们突然都不再说话了,我知道,大家都在回忆我们都已经沉浸在回忆里,都在努力寻找那种荣光。

       我爱西藏。我也在不停的修改前几天的日记,是大家的共同记忆让我的记录越来越详细,这些回忆不属于我一个人的。自从在云南大理休整了两天以后,车队已经连续奔波了16天了,实在是累的不行了。今天在波密,我们终于迎来了难得的休整日。

       站在波密小旅馆的窗台前拍的雪山。我站在窗口呆呆的看来好久,甚至有一种想爬上那座雪山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 镜头对准波密的另一个方向,还是雪山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十分感谢老刘将休整的地点改在了波密,这里,天空上面是天堂,是仙境,脚下就是人间

        人间的波密

        用远焦拍的波密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 早上睡到自然醒,晃晃悠悠的去吃早餐,在回来的路上接到老刘的电话,说是马上回来吃午餐,一看时间,都快12点了。唉,这日子过的。匆匆忙忙把衣服搓了几下就凉了,他们都已经做好战斗准备了。

      今天的午餐十分丰盛,你买了牛肉,我买了凉菜,他又拎来啤酒和雪碧。最后大家都忘记买饭,立即有人下楼跑去买。

     大家就在旅馆的茶几上开工了。好久没有这样大吃大喝了,真的韵味呀。

     海南大学的两个兄弟,今天又来超人车队趁饭吃,当然,他们俩也买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  这种好日子我们应该铭记,

     饭吃到一半就少了,还有几个喝酒的兄弟还没有吃呢,两个学生真的勤快,马上下楼去搞了两大桶上来了。

我也不客气,端起一个桶就吃。这一桶饭也不多,只有半桶,大概一斤左右。老钟看到我这么生猛,拿起我放在桌子上的相机就是一顿猛拍。大家都乘机笑话我说真正的“大饭桶”。

       老钟拍完我以后,也端起另外一桶饭,学着我的样子摆POS,让我拍他。其实这个时候老钟已经吃饱了,只是做个样子。

      吃过饭,有人又开始睡觉,有人去逛街,我就在补胎。前几天的行程太紧张,补胎也不仔细,后来在然乌本应该是要补胎的,晚上又没有电,一直就这样拖。昨天把老赵的备胎都用掉了。今天抓紧时间补好了一条还给了老赵。调车、补胎、补包, 然后下楼去找网吧,照片太多,是要好好整理一下了。

       在大理的时候我就发现我带的两张8G的SD卡不够用了,当时就在洋人街买了一张4G的U盘。后来才发现这个8G的U盘算扩充盘,严重上当。所以在香格里拉又买了一个8G的U盘,还没有来得及拷贝。今天终于有时间了。以后就可以放肆乱拍了。好久没有上网,几个小时就在网吧消耗了,5块钱一个钟真的贵。

      美女队员李玲跑了,女人越漂亮越折腾,昨天还是一起骑到了波密,今天就和另外一个帅哥跑了,不过这也不管我鸟事。后来我才知道,她本来在深圳做保险,和老公离婚了,一气之下就来骑拉萨了,希望自己有一个新的起点。罗诗斌看她一个落单可怜,收留了她,想不到她和我们骑了三天就跑了。后来在路上还是不时可以遇到李玲,她又换了车队,我总是心里总是感觉怪怪的。李玲回到深圳以后,工作单位一直没有落妥,罗诗斌还是好心的为她张罗工作,向超人公司推荐了李玲。我得知这个情况后,只和超人公司的总经理助理阿鲁说了一句话:“这个李玲,没有一句真话”。可能也是因为这句话,李玲没有进入超人公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下午,我们几个兄弟一起出去散步,帕隆藏布江到波密已经十分宽阔了,水流也舒缓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 波密应该就是帕隆藏布江的冲击小平原,十分狭窄,两岸都是高耸如云的大山。

这个时候的天色还不错。

罗诗斌的相机在虎跳峡以后就跑焦了,

        陈勇一边录像,一边自言自语的解说,他的解说都是不打腹稿的,张口即来。

      波密城唯一的一座大桥。上午我们已经骑单车过桥去逛了一逛,河那边简陋又偏僻。

     波密是广东省的对口支援地区,波密有很多街道都是广东的地名,比如湛江路、广州路、茂名路,所以今天早上拍到的茂名医院门诊楼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  静静的帕隆藏布江。

         饭店老板对我们说,晚上7点以后,波密广场就开始跳锅庄了。我们转了一圈以后也来到了波密广场。

     我给勇哥拍的一张照片,他特别喜欢。

   锅庄,夜色太晚,相继拍静物还可以,但是拍跳舞就不行了,糊了。

   我爱波密,我爱西藏,我爱这里善良的人们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波密广场有一块巨大的电子屏,不停的滚动播放波密的美景。陈勇拿着录像机对着电子屏拍了好久。 波密真的美呀,那就是仙境。看来我们的探索还不够深入呀。

   

   大家不分男女,不分民族,围着一起起舞。

         早在丽江的时候我就看到有人围在一起跳锅庄了,但是,那里的锅庄更像是一种旅游宣传,而不是民间自发。所以我们也只是在一边看着。第一次参与锅庄是在香格里拉,扭的一塌糊涂。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锅庄舞,依然跟不上节奏。

         有些舞步需要大家手牵手,藏族姑娘一点也不害羞,很自然,很平常。

藏族小男孩,

广场边的休息亭,

 我终于累了,我要回家了。我又想睡觉了。

再见,波密。

想一想,现在的时光多么美好呀,我会倍加珍惜的。

离拉萨越来越近,也说明这段美好时光即将结束,我甚至愿意每一分钟都是清醒的。

我想规劝一下还在角斗的队员们,醒醒吧,多好的岁月让你们给浪费了。

我 是幸福的,

我比每个人都要幸福,

人生真的美好

从拉萨回来以后我会更加幸福的生活的

我会更加照顾好家人,关心朋友,我爱大家//////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