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-19 虎跳峡--小中甸,70公里

  早上还没有睡醒,陈勇就过来锤门了,原来今天晴了,老刘急着要赶路。

早上气温很低,只有11度,我穿两件衣服很冷,前25公里一直沿着冲江河爬坡。

      这一截坡不是很陡,冲江河像一头咆哮的野兽,河宽约十米,却能掀起两三的巨浪,炸的耳朵都听不到汽车的喇叭声音。江中的巨石像炸弹一样不断引爆江水,整条大江像煮沸的豆浆,更像半躺的瀑布,一泄千里。看了都头晕。

现在我终于明白这条河,为什么叫做冲江河了,就是这个冲劲呀。

 出了虎跳没有几公里就有一个收费站,,我大喊暂停,冷死我了,马上加衣服。老刘连续拉了几天的肚子,状态很不好,他也看到今天的好天气才着急上路的,要是平时,肯定是不会出来骑车的。

 一直都是沿江而上的小上坡,不断有支流汇入冲江河,但是这条瀑布真的很壮观,要是在湖南,早就圈起来收费了。

我们几个照例走走前面,罗诗斌和老钟那个慢呀,

 冲江河电站,江水的响声更大了,冲着耳朵说话都听不见了,只能打手势,我们是从大坝的底下穿过去的,过了大坝,我还以为会有一个湖、水库、至少也会有一个水塘,结果什么都没有,这个水电站根本没有围堰。

 半路上的瀑布很多,多大有点麻木了,刚开始我们还停下来拍照,后来兄弟们都不肯停下来了,只是哇的叫了一声,算是看见了,我背着单反,还是有一点职业精神的,罗诗斌的相机镜头也坏了不能拍,我还是简单的拍了一张,走人。再小一点瀑布我也懒的停留了。

 天亮了好久,但是太阳就是照不到河谷里面来,温度很低。

突然,前面光芒万丈,我的天,终于可以晒到太阳了,真的难得呀,比路上的瀑布珍贵多了。

 不停的爬坡,车队也越来越长,老赵和陈勇慢慢超越了我们。

罗诗斌和老钟在后面好远,老刘拉肚子骑不动,我端着相机到处乱拍,看,老刘又推车了。

经过一个沙场,老刘说要歇会,我说好,证准备拿点东西出来吃,老刘却跑下沙场,开始拉稀,闹得我没有了食欲,对着他的白屁股一顿乱拍。

 继续向前,前面又有瀑布,而且是带彩虹的,拍一张。可惜彩虹拍的不好。

 老刘又不行了,这么平的路也推,好汉也顶不住三泡稀呀。

 出了前面的隧道竟然有惊喜。套用《子弹飞》的台词:什么就做TMD惊喜?

惊喜就是冲江河道白色愤怒!冲江河真的发颠了,愤怒的江水疯狂的冲击着河中的石头,似乎要一口气将他们冲到虎跳峡去。江水的速度极快,在高压冲击下全部变成了白色的泡沫,公路离江河还是有三五米的距离,但是路面上全是水,我们骑着路上都可以感觉到空气中大量的水雾。

反正老刘也骑不动,我就下车多拍了几张,但是水雾太多,我怕自己的相机也进水,也没敢多停留,拍了就走。

 又是一个好长的缓坡,老刘又不行了,停车歇气。

 这时对面冲下来两个车友,聊了一会,他们是从乡城、稻城那边过来的,重要的是,他们也报名参加了超人队员的选拔,只不过是没有选上而已。

 前面是一个大转弯,然后开始上陡坡了,我们在这里歇气,路边有山泉水可以补充。我们落后的四个人终于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  歇了几分钟又继续骑,骑了几分钟又歇气。前面好像是有一个长陡坡,干脆吃饱了再上路。这个坡算是比较都陡的了,我一口气骑了上去,停车,在这里等老刘。注意看路的尽头就是老刘,他今天就像一条死狗一样爬不动。

     比老刘更加死狗的是老钟和罗诗斌。。。。

 看看我们刚才走过的路。

我们就在下面的那个村庄遇到了稻城来到兄弟。

就在那个小村庄,几个藏族小伙伴还在给我们加油。

再仔细看看,好多的小蚂蚁在蠕动,哈哈哈,那些都是骑单车的,速度真的慢呀,累死你们这些吃饱了撑的。

 无尽的长坡累坏了,又歇气,后面的一个兄弟追上了我们,打招呼,知道我们的兄弟拉肚子后,主动停车给我们找药。

谢谢你,这位不知名、未曾谋面的兄弟,这一路上我们得到了太多的帮助,天下车友是一家呀。

         爬了40公里的坡以后,老刘终于不行了,他想搭车,我说好,我们就做这儿等吧,看,前面有大客车。车停下来了,可惜这个客车不够大,老刘的单车、驼包怎么塞都塞不进去,累的我满头大汗,司机师傅也过来帮忙,还是塞不进去,没有办法,老刘说,谢谢师傅,这辆车搭不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说就等下一辆,等了好几辆,都不够大,老刘说,我们边骑边等吧。

      我们边骑边回头,一路爬坡。路边有几个小男孩在为我们加油,老刘又稍微落后了,干脆停下来拍照。

其中一个小男孩问我:“你们是不是去拉萨?”

我回答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去拉萨?”

“骑单车的都是去拉萨的”

“你去过拉萨吗?”

“没有”

“我带你去拉萨吧?就坐在单车后面。”

“不,我奶奶就去过拉萨,还有XX也去过”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老刘终于赶过来了,小家伙又在给老刘加油。。。老刘好像受到了鼓励,加快了踏频。

加油,老刘!!!

     今天一共有47公里的长坡,越到后面越陡,总里程50公里后,我和老刘终于追上了等了我们快两个钟的陈勇和老赵,老伙计,可追到你们了,我和老刘都很高兴,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“人多力量大”了。

    大家聚在一起聊了一会,无非是前面那个狗屎坡,那几个加油的小男孩,还有那辆塞不进去大客车。接着看远处的雪山,还有一个比雪山更加稀奇的东西,那就是:

 藏香猪!!!

猪有什么好看的,猪当然不好看,关键是-------这几头猪是有人放牧的。

见过牧羊、放牛、放马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放猪的。

两个小姐弟就这样赶着这群猪过去了。

再转过一个弯,前面忽然开朗,地势突然变得平坦,是一片好大的草原,在这里我们一起看到了进藏路上的第一座经幡、第一座尼玛堆、第一头牦牛、第一个长辫子藏族小姑娘。心中的日月,香格里拉,太美了,无法形容的美丽

 超人们掩饰不住心中的高兴,狂呼乱叫,引的好多乘坐大巴车过来的游客的注目,围着我们的车子看,还有游客把我们的单车当作是道具摆拍。我们也是一顿乱拍,太高兴了。

 这就是我,一路上都是我拍大家,今天我也露个脸。。其实也没有露出来。

 第一座尼玛堆,勇哥好兴奋,骑车绕着尼玛堆转了一圈,轮子上巴了好多泥巴,,,而且还扎胎了,,乐极生悲。

 第一座经幡

  再往前,我的娘呀,为什么大家都向往香格里拉,原来香格里拉这么漂亮,随便一座民居都是超级豪宅呀。太美了。

 这就是藏族的村落,美的无法形容。。。。。。。

心中的日月,香格里拉。 美,不多说了

 我们就这样骑在这个美丽的星球上。

香格里拉,

这里才是真正的蓝天、白云、绿草、溪流,草原比高尔夫球场还有平整,溪水比矿泉水还要清澈,在这里,我终于看到了比电视中的北欧更美的原野,现在我想起了一个车友说过的一句话,在去西藏之前,你看到的都是一坨S,这话有些过分,但至少可以说明一个问题,蔵区太美了。

 留着小辫子的藏族小姑娘在马路边卖酥油茶。

 什么是极致的幸福?什么是纯粹的快乐?

我们为什么要骑拉萨?

每年这么多车友不顾艰险骑行进藏,图什么呀 ?

这就是答案!

 实在是太美了,大家都不想走了, 里程70公里,我们到达小中甸乡,

离县城还有30公里,老刘建议休息,我们就住在一个藏族旅社,好舒服!

 时间还早,老刘说要是看医生,我们商量,这里是一个乡,应该会有卫生院,时间还早,先去找医院,小中甸的街道不长,大街上有好多猪,旁若无人的啃草。

 陪老刘打了两瓶吊针,我闲极无聊,就去市场买水果给老刘吃,补充营养 。

 集市上的人不多,但是物资丰富,价格和内地差不多,苹果也是三块五,白菜一块。

       老刘打完吊针,又在草原上瞎逛了一圈才回到旅店,太阳下山了,温度一下就掉下来了,还是屋子里面舒服。吃饭去, 打电话给罗诗斌,他和老钟从起床的时候就一直落后,在早餐的时候和我们打了一个照面,以后就再没有汇合,晚上他们两个又泡温泉,真会享受。

看勇哥头上的那个头盔,原来是一个锅盖。

 普通的藏族人家,供奉的是谁?/?大家仔细看,有班禅,有老毛,没有达赖。

 饭店大堂中间的大柱子,好大的一根圆木,得两个人才能合抱。

 去厨房看看,吊在屋顶上的腊肉。。。。

虽然现在7月,但是这里的海拔已经超过3000米,日落以后还是很冷的,我们坐在火炉边烤火,真的是暖和。

和主人家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讪:他是汉族人,但是老婆是藏族人。。。儿子在外面打工,女儿在店里帮忙,,,藏族人没有汉族人勤快,,,,藏族人最多就读完小学就辍学了,打工养家,前面的服务员小妹子家就在附近,每月工资500块。。。。

     这条路上解放军开出来的,筑路的时候好多藏民阻扰,,,,前几年,来了一支部队修光缆,挖地沟,三天就死了五个人,。,,,那些当兵的不懂,白天拼命挖,晚上就死了,,,,,这是高原,一定要慢,,,,,他也去过拉萨,,,藏族人只讲理不讲法律,那边的村子有人买了一辆二手车子,后来才知道是盗抢车,派出所几次去要车都没有拿回来,藏人拿枪和警察对峙,后来车子也没有要回来。。。。。

    絮絮叨叨,聊了好久,该回去睡觉了。难忘的香格里拉,难忘的旅程,感谢今天的好天气,希望老刘早点康复。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