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-16西邑-丽江,艰难的雨中烂路

昨天淋了雨,衣服鞋子全是湿的,挂着旅馆里面到处都是。早上6点半,和老刘住在一起的勇哥就过来看我,问我今天怎么样?能不能骑,我说还行。其实,那是不行也得行呀。悲剧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。我们计划早餐到20公里外的松桂去吃,就这样7点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一出发就是一个悲剧,在推车的时候我就发现后胎有点缺气,糟糕,扎胎了,昨天晚上还是好的,慢撒气!!!这时其他兄弟已经出发了,如果我现在就补胎就要拉下来一大截。想开了一会,还是决定临时打点气,吃早餐的时候再补胎。好在出门没有多久就是下坡,20公里的下坡不要半个小时就到了松桂。我来不及吃饭,抓紧时间补胎。由于下雨,我十分担心补胎胶干不透,还好,补胎顺利,我一分钟都没有歇,赶紧扒了几口米粉,又紧跟大队伍出发了。

      悲剧就是悲剧,雨越下越大,一路上没有村庄,连躲雨的地方都没有,雨雾蒙蒙,视线也越来越差,队伍也慢慢拉开了,一转弯就看不到勇哥和老刘了。我急忙把老赵拉住,兄弟,你要陪我呀。老赵的雨衣比较给力,传统型的雨衣可以罩着车把上,整个上身都不会淋到雨,但是风阻巨大。我上身穿的是迪卡侬雨衣,下面穿冲锋裤,还有橡胶手套、雨鞋。苦不堪言。

    刚刚开始的时候还好,至少身上是干的,但是十几分钟后问题来了,爬坡汗水排不出去,全贴在身上,橡胶手套里面全是汗水和雨水,我可以看见手指处有一寸深的水在不停的晃荡,鞋子里面的水更多,我已经感觉全身已经没有一根干纱了。

   雨越来越大,看不清路了,我对老赵说,前面有棵大树,我们要不要歇一会?老赵也实在受不了了,停车歇气,我抓紧时间把手套和雨鞋里面的水倒了出来,我还想在手套的指尖上咬出一个洞来,好让水从指尖处流出去,咬了半天没有咬烂,这破玩意可真结实。我还在埋头啃橡胶,老赵说,这树底下躲雨不是一个事,还是要走。

     外面大雨,树底下也是大雨 ,没有办法,只能继续往前。海拔越来越高,气温越来越低,我低头看一下我的码表,显示当前的气温是7度,我的娘,7度怎么就这么冷?我喘气的时候都可以看到呼出的白色水气了,上坡还可以忍受,下坡的时候稍微快一点,那风就吹到骨头里面去了,只能捏死了刹车慢慢往下溜,这鬼路什么时候是个头呀?!

    本来是计划到丽江吃午饭,结果到达鹤庆时就已经饿的发抖了,2000米尚且如此,3000米怎么办?4000米怎么办?5000米呢,也许是下雪了,我对前途充满了忧伤。10点左右,我们终于接近了鹤庆县城,雨也慢慢小了。我看见前面有一个小饭店,一头就扎了进去,招呼老赵吃东西,那天小店还没有开火,没有东西吃。这时,老钟和罗诗斌也赶来。老钟又去隔壁的小店买了几盒饼干分给了大家,真的谢谢老钟了。我也拿出了压缩饼干、八宝粥,店家还有一点姜汤,真的好呀,吃了点东西,终于暖和了,终于回转阳了。

    在路边吃完饼干,雨终于停了,阿弥陀佛,中头奖了。大家兴奋极了,换衣服!当我把那湿漉漉的衣服解下来的时候,明显就感觉到温暖,原来气温并不低,就是这身衣服害死我们了。立即把全身衣裤全换了,老钟到对面小店买了4条毛巾,每人一条,告诉我们搽干了再换衣服,太好了。当我把一件干T恤套在身上,一种久违的温暖瞬间回来了,好舒服呀。我记住了当时的准确时间,10点15分。我们淋了三个钟的雨,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场雨。

  在鹤庆问路。

 快要接近丽江的时候,有一个景点,可惜大家谁都没有兴致去观光了,包括罗诗斌。

     鹤庆到丽江还有40公里,本以为两小时就可以到岸,哪晓得紧接就是20公里烂路。这让我的好心情又变坏了。烂路加雨后,我们就挣扎在泥浆之中。有时候稍微有一点好的路,汽车还要和你抢道,惹它不起我们只能离好路远一点。

继续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继续骑,在一个稀烂的路口,前面是一座没有完工的桥,没有汽车走,我庆幸自己是单车,抗车上桥,老赵就跟在后面。引桥上面有几个工棚,是筑路工人的临时住所。

    突然!!!!

    从工棚里面冲出一条大藏獒,猛的从右边向我扑来,等我回头看清那狗头时,藏獒的头已经在我的肩膀上空了,我操!!!今天不死也要脱层皮了!!!

     突然,藏獒从半空中掉落下来,我的妈呀,原来还有链子拴着的,我脆弱的心脏终于承受不了这种恐吓了,一阵狂跳,几乎就要冲到口里来了。心神未定,我捡了一条小命落荒而逃,吓死老子了。

    老赵就在我后面不远,看到这一幕也吓了一跳,也不敢上桥了,继续和汽车一起推烂路。

   。。。。。吓死我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吓死我了。。

 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吓死我了。。。。。。吓死我了。。

 过了好久,我的小心脏才慢慢平复下来,他娘,吓死我了。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直是烂路,因为沿途都在修路,在丽江机场附近,我看见对面停了一辆的士,上去问路,"请问去丽江还有多远?",司机回答,“我从市区过来,走了两个钟头,你说有多远?“

 我操,汽车都要两个钟头,那我们骑车要多久??不知道。。。唉,,,,

 烂路,烂路,一直是烂路,一直烂到收费站, 终于是好路了,快要进城了。

  半路上的风景

终于看到好路了,

我是一顿狂飙,加上有点顺风,速度直上30码,好久没有这样爽了,我就这样飚到了丽江城。   

我问老赵,在收费站你都还和我在一起,怎么一会就不见了??老赵回答:你这鸟人,我刚刚爆胎了,喊你也不停,,,,,,,,,好在后面还有罗诗斌和老钟,一起补胎。   

       打电话给勇哥和老刘,他们早一个钟就到了,正在某个地方休息,我说的地方我搞不清,我要他们回头到我这儿来碰头,勇哥答应了。10分钟后,勇哥和老刘来了,半个钟后老赵和罗诗斌、老钟也来了。

到丽江已经下午三点了,老赵已经饿的胃痛了,赶紧吃饭。 

泥腿子终于进城了。 悠闲的在丽江城转悠。丽江古城很大,物价很高,游客很多,铁材很累。

在古城里面瞎转悠

合影。

 勇哥说,这是他进藏旅程中最艰难的一天,都失温了。

 老刘昨天就淋雨拉稀,今天拉的更加厉害了,造孽。

       罗诗斌先找旅社,旅社就在美利达的对面,我先去修车。花了八十把前后刹车换了,心里终于放心了。我对老板说,我的中轴也响,老板简单的给我看了一下,说是中轴螺丝松了,给我紧了半圈,我就信他了。谁知第二天照例嘎嘎响,烦死了。我就用这个破中轴骑到了林芝的八一镇。老赵的后拨没有彻底调好,十分无奈。

       看来老板的技术水平十分有限呀 。

  晚上继续逛古城,一直逛到迷路了

晚上和大家一起逛古城,

除了学习一点东巴文,没有其他好玩的。

后来大家走散了,我和老钟打的才回来,睡觉!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