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-15,大理-喜洲-西邑镇,高反了

小高和小贾他们要去丙察察,今天一大早就出发了,我们就此分手,一路顺风。

 一晚没有睡好,早上起来雨还在下,幸好昨天老刘带着大家买了好多雨具,我也添置了一双橡胶手套,一双雨鞋,在一个小店吃了早餐就准备出发了

 出门没有多远就是喜洲,好安静的小镇呀

 老赵说要留影一张

小桥流水,安静祥和,

 老刘和勇哥来了大家都很高兴,,在这位老川藏大哥面前,我们好像找到了心理依靠。

 在喜洲的合影。一共有两个相机在自拍,6个人看两个方向。

 喜洲的老街,下次有时间要好好流连一下

 喜洲小学院内的大树,树上好多白鹭,地上全是鸟屎,从下面经过小心鸟儿丢炸弹。

 蝴蝶泉边,罗要进去看看,我们约好30分钟就汇头。我有点小高反就没有去,结果只有罗和老钟去了。其他人就在牌坊下歇气。

 

罗诗斌拍的蝴蝶泉,早已经没有一只蝴蝶了

在路上遇到的超级长的怪物,风力发电机的风扇。

出城没有多远开始爬坡。前几天,我还在吹牛,这一路3000多公里我没有用过小盘,也没有推过车,以前在广西坡脚到安龙的那个20公里长坡都是2X3爬上了,可是,出了大理就不行了,到底是高原,坡看起来不陡,但是好长,我还是用上了小盘。

    雨下个不停,出发后57公里处开始上坡,14公里到顶,好在路还算平整,一开始,我有点小兴奋,拉的太快,老刘及时制止了我的冲动,慢慢来,罗和钟还在后面好远捏。

 爬上一个坡,老赵拿东西来吃,我也开始补充体力了

 老钟最后一个到顶,累坏了

 每个人的干粮都不一样,有饼干、包子、牛奶。。这就是我们的午餐。

 按照计划,我们今天应该是要赶到松桂镇,但是到了西邑的时候我却不想走了,我高反很不适应,喘气的厉害,勇哥感冒,老刘淋雨拉肚子,老钟也特别疲惫。也许是老刘和陈勇的加入,整个车队的速度有所提高,高原缺氧,他也受不了了。所以今天就在西邑歇气了,今天骑的艰难呀。 

     据说今年的川蔵线多处损毁,很多车友夹在中间进退两难,还有很多从成都转到昆明,看来我们选择滇蔵运气不错呀。一路上好多的进藏车队,照例被我们全部超越,超人车队就是牛叉呀。后来想想,幸好我们不是从大理出发的,不然这第一天我们就会被打垮去,真的艰难。其实,艰难的骑行还只是刚刚开始!

站到栏杆上去拍照。

云雾之中的云南。

继续爬坡,马路边是一个军事打靶场,好多坦克在演练。

岩石上坚强的野花。

 

今天的目标本来是要到松桂镇。但是骑到西邑的时候,我发现高反比较严重,喘气不过来,老钟今天也被拉爆了,所以我提议就在这里休息。大家都很体量我们,就住在这里了。

正好西邑今天正逢赶集,我们也去凑热闹。集市上的人们

 集市上的人们

 镇子中心的花园

我们都歇了好久了,

三星级的高级厕所。

晚饭后,无意之间发现后胎漏气了,马上补胎,幸好今天把胎给补好了,不如明天就死菜了。西邑的海拔大概是3000米,我第一次爬上这么高的海拔,毫不意外,晚上又高反了,喘气不过,折腾了一个晚上没有睡好,麻烦了,以后的日子怎么熬呀?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