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甘南川西线/第13天:冒雨骑成都

早上起床后就就发现杯具了,又下雨了。磨磨蹭蹭吃过早餐,拖拖拉拉休息一下,雨还在下,咬牙冒雨冒雨出发。穿过平乐的石板街道,出镇子就是一个小爬坡。

本来说好是要经过卧龙镇,让从未骑过川藏线的贾艳体验一下国道G318,但是贾艳骑在前面,到了路口怎么喊都听不见,直接从土塘路岔到邛崃方向去了,这就别怪我了。

接近邛崃的时候,马路两边都有自行车绿道,绿道不仅没有积水,而且没有大货车溅你一身水。可惜贾艳骑在机动车道上,怎么都喊不应,我们和博导只能在绿道上慢慢骑了。

上午十点半,进入邛崃市区,终于收拢了队伍。“文君故里,丝路首城”几个隶书大字十分醒目。

卓文君是西汉时期的一个美女,本来在娘家守寡,在筵席上偶遇帅哥司马相如,司马相如抚琴《凤求凰》去调戏美女,晚上卓文君就跟着司马私奔了。这明明是个偷汉子的高手呀。

哪知司马家穷的“家徒四壁”(这个成语起源于此),卓文君就卖掉马车开了一个酒坊,“文君当垆”这个成语诞生了。但是司马相如才华横溢,是“赋”的集大成者,他所写《子虚赋》得到汉武帝赏识,又以《上林赋》被封为郎官。终于出人头地了。

在城市里转了一大圈,终于找到了这个文君故里。我和博导站在雨里,活像两只落汤鸡。

“铁骨铮铮郭沫若”书写的“文君井”,“冰清玉洁卓文君的”纪念园。

花蝴蝶飞起来。

雨中的文君井,其实就是一个小公园。因为卓文君善于抚琴,这里也是古琴爱好者的俱乐部。我想不通,这里为什么没有酒坊,文君不是也卖过酒吗?

接着讲故事:司马相如当了大官以后,不久就准备纳妾,冷淡卓文君,想不到司马也是搞婆娘的高手呀。

于是卓文君写诗《白头吟》给司马相如,希望他回头。司马相如就给妻子送出了一封十三字的《两地书》: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。聪明的卓文君读后,内牛满面。一行数字中唯独少了一个“亿”,无忆,没有回忆了。

卓文君又回了一篇《怨郎诗》:一别之后,二地相悬。只道是三四月,又谁知五六年。七弦琴无心弹,八行书无可传,九连环从中折断,十里长亭望眼欲穿。百思想,千系念,万般无奈把郎怨。

才子佳人的结局都是完美的,最后他们两个又搞到一起了,白头到老。

邛崃古城。

湿哒哒的贾艳。

狼狈不堪的李博导,没那个状态了,没那个状态了~~~

还穿什么雨衣呀,反正里面外面都是湿的。

再往北就是邛崃城门楼子了。

今天的毛毛雨一直下,后来的照片也少了。本来还打算去刘文彩的老家去看看的,也因为下雨没有去了。

我都忘记了是几点到达成都城的,也不知道哪里才算是进城。

终于停雨了,第三次骑车到成都。

还是住老地方:驴友记国际青年客栈。这个客栈绝对担得起“国际”两个字,因为在这里歇脚的老外实在太多了,应该要占一半以上。我和博导住的是一个四人间,晚上就住进来两个英国父子,可惜我的英语早就丢光了,没有一句交流。

贾艳还是第一次来成都,我们收拾好了,坐车去锦里逛夜市。

各位客官自己看。

接着看。

李博导每次来成都都要去掏耳朵,看他陶醉的。

第二天吃过早餐,就把单车发挥湖南,中铁快运只有80元。

再乘车去宽窄巷子。

人太多了,挤不动。

唯一有印象的还是-----川剧变脸。

武侯祠。

文殊坊。

文殊寺。

喝茶,麻将,这才是成都人的悠闲生活。

一直玩到晚上,我请大家撸串串香。

第二天高铁回家,2019甘南川西线到此完美结束,此次骑行一共16天,其中骑行12天,休整2提前,火车2天,,总行程1267公里,翻过了祁连山、阿玛尼卿山、岷山、巴彦喀拉山、查真梁子、梦笔山、夹金山;跨过了黄河、夏河、白龙江、黑河、白河、梭磨河、达维河、宝兴河、芦山河、南河;经过临夏、夏河、碌曲、郎木寺、唐克、若尔盖、卓克基、达维、宝兴、平乐,最终到达成都。谢谢大家的关注,请大家继续关注潇湘单车网。

以上是整个甘南川西线的海拔图。还有最后一天的骑行轨迹,请记住:XXBIKE.CN。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