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甘南川西线/第11天:鸟儿飞不过的夹金山

今天的早餐好丰盛呀,鸡蛋、馒头、酥油茶,还有好几个小菜。兄弟们,来,可劲的造!

差不多8点才出发,这时候村口聚集了一大堆的村民,原来是收购玫瑰花的车子来了。

种植玫瑰花是当地居民的一项重要收入之一,20元一斤。玫瑰花必须在太阳出来前就要采摘,不然太阳一晒就焉了,就不够称了。

今天要翻越的夹金山,被当地藏族同胞视为“连鸟儿也难以飞过”的神山,当地有民谣:“夹金山,夹金山,鸟儿飞不过,凡人不可攀。要想越过夹金山,除非神仙到人间”。夹金山是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,也是雅安通往小金四姑娘山的必经之道。

出夹金村就是美丽的幺塘子水库,路面终于平缓多了。

幺塘子的早晨十分安详。

沿着S210一直爬坡。过了金海山庄以后,总算是骑出夹金村了,前面的人家就很少了。

这一段路还是有点陡,陡得让你没有机会拍照。一直骑到九点左右,坡度终于慢慢平缓一点了。路边有一个高山牧场的临时定居点。

九点半到达红军坪。传说红军翻越夹金山以后,对达维方向的情况不明,就在此扎营休息过。今天我们也在这里歇口气吧。

这是一片难得的大草坪,还有农家乐。

红军坪还有今天最后几户人家。

这就是今天上山的路,路好,天气好,风光更好。

路边的小牛一点也不怕人呀,反倒对我的单车十分好奇。

太阳出来了,晒得脸都发烧了,我都把自己蒙得严严实实。

海拔上升到3500米以后,森林慢慢消退,进入高山灌木区。这张图十分典型的反应了当时的植被情况,这里是森林和灌木的交界处。想知道我和博导都在拍什么吗?

看,多么广阔的天地呀!

我和博导在一起就相互抬杠、顶嘴。贾艳就说:你们两个干脆打一架算了。斗架就斗架,我骑上单车就用前轮去撞博导,博导的单车一下横不过来,被撞得哇哇乱叫,铁材豪海森呀。有人可能觉得在马路中央打闹会很危险,其实今天早上我们一共还没有发现两辆汽车。

看看我们曾经走过的盘山路。注意最右边的那段路,那就是红军坪。

我们三个今天都是按照自己的节奏骑,骑到前面去了就在路边多拍几张照片。

连续五个回头弯,但是这张照片只能拍出三连弯。再往前就是一段工地,一大堆的工人正在维修塌方,我们几个快速通过。

看看脚下的路,我在下面那个急转弯拍的小牛。

十一点,我们已经骑了三个钟了,停车休整,吃点东西。这时有一个摩托骑友也停下来休息。小伙子是山东人,骑车出来快一个月了,但是他纯粹是瞎闲逛,不但不知道昨天翻越的是梦笔山,就连现在的夹金山也不知道,更加不知道红军当年就是翻越这座雪山了。

俗话说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,如果先不读万卷书,就直接行万里路,那就是叫花子的“穷游”,这个穷游不是指没有钱的旅游,而是游了也不能增长知识和见识,在精神上依旧是一个“穷人”。除了一路上说“我草,好漂亮”,就不会有其他收获了。

一会,又有一辆汽车开过来,也停在我们的身边。原来是夫妻俩要上山去挖野菜,随便去看看山上的牛羊,车子就停这里,然后徒步上山。李博导羡慕的说:“开着汽车去挖野菜,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呀”。我说,“能这样骑在路上,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,等我退休了,我就天天骑,骑到死!”

休整完了继续爬坡。在一个转弯后是一片高山杜鹃林,终于可以看到大雾弥漫垭口了。

由海拔越来越高,由高山灌木区进入高原草甸区,我们向垭口发起最后的进攻。我目测了一下,到垭口的直线距离大概三公里,但是还有十几个弯弯,骑行距离应该在六公里左右。

在这个山坡坡下的两连拍,可以做电脑桌面了。

回头看看走过的路。

我和贾艳的对拍。前面垭口的雾越来越大了。

你知道吗?你是一匹幸福的马儿。

李博导,你走起是个铲,着什么急呀。

让我再慢慢多拍几张。

照片最上方就是垭口!还有三公里。

在地图上看看夹金山的弯弯吧。

一步一风景,我是不停的停车拍照。

小牦牛,能不能配合一下,再往左边走几步?

又绕了一个好大的弯。

终于绕到垭口之前的那段直路上,回头看看,蔚为壮观呀。我大口的喘气,也要长啸一声,呜~~~~。在我四次进藏的过程中,翻越的垭口有数十个,夹金山和巴郎山允许不是最难的,但绝对是最壮观、最美丽的!

同一地点,贾艳拍的夹金山。我现在的电脑桌面用的就是这一张照片。

十二点半,经过四个半钟的骑行,我们终于到达夹金山垭口。我们一边欢呼,一边冲向垭口的这块大石碑。毛主席写的“夹金山”三个大字就是霸气呀,三个字的笔顺与我们常规都不一样。

1935年6月,红军打下宝兴县,然后准备翻越夹金山,当地群众摇着头对红军说:“雪山是过不得的。大雪山,只见人上去,不见人下来。”他们把雪山称为“山神”,说如果有人在山上讲话、说笑,触怒了“山神”,不是被冰雪埋没,就是被风暴卷走,只有仙女才能飞过此山。最后是毛泽东命令耿飚的红四团打头阵,用三天时间翻越正在下雪的夹金山,和李先念的先头部队在达维汇合。

垭口有几个开车上山的游客,请他给我们几个拍合影,胜利的喜悦溢于言表。有趣的是,红军翻越的夹金山和梦笔山都是4114米,一点都不差。

两河口会议后,张国焘分裂红军,部分红军在张国焘的严令下,于1935年10月27日冒着大雪再次翻越夹金山回到川西。1936年2月,还是大雪封山的隆冬季节,红四方面军第三次翻越夹金山去康北和陕北。三次翻越夹金山,三次走过草地,红军创造了人类历史的奇迹。毛泽东在《长征》中写到:“更喜岷山千里雪,三军过后尽开颜”。只有亲身走过草地、骑过大雪山,你才会深刻的感受到,红军真的伟大呀!

夹金山的下山路口被施工队伍堵得严严实实。只有单车可以抬过去,摩托车过去都要费一番力气。难怪昨天我们问路的时候,当地人都说单车没有问题。

休息十分钟后准备下山。但是还没有下到200米,我就大喊停车,因为这里的雾实在太大了,能见度不到十米。我吩咐大家把前后灯都打开,我骑前面开路,博导居中,贾艳在最后面。我在前面严格控制速度,速度大概15码,一路上不停的喊:前面左转弯,,,减速,右边有个坑,靠左行驶,,,右边是悬崖,,,前面回头弯,减速。。。。

 突然我发现后面的贾艳很久没有说话了,没有跟上来。马上停车,原来她竟然还有心情停车拍照,掉队了,但是我们也多了这两张模模糊糊的照片。

这时候的下山路什么都看不清,能见度只有五六米了。幸好路被堵死了,不然前面来车了怎么办?继续慢慢下坡,速度降到十三四码。慢慢路上有施工车辆了,有道班了,还有工人在作业。就这样冒着大雾骑到下午一点半,一段很长、很烂的下坡路后,天色一下暗了下来,如果说“伸手不见五指”有点夸张,但是抬头看不到路那开始真的,有点接近晚上八九点快天黑的样子。心想,坏了,是不是要下雨了?

摸黑继续下坡,天色突然明朗起来,我们终于走出雾区了。后来我才想到,应该是云雾的最下方距离太阳最远,所以最黑暗。注意看,雾区有一个十分明显的分界线,山上大雾弥漫,山下一片清明。

刚才的大雾让我们的神经绷得太紧了,休息一下吧。

继续下坡,这有还有一个大工地,这是一个“挑战极限、不胜不休”的红色主题公园。注意看山上那十分分明的云雾界限。后面的路就舒服了,没有雾,也没有车,就是弯道太多了,速度控制30码。

下午两点二十,淌过夹金山道班门口的小溪,骑过小溪的时候我就发现不对了,车胎漏气了,吹得河水都冒泡泡了。真的倒霉,我下车推行100米,在路边的空地换胎、打气。骑摩托的那个小伙子先是跟着别人去挖野菜,后来又追上了我们,看着我们补胎。看到我十分钟就搞定了,不由有点意外。之后的他又回头,重新骑上夹金山,往四姑娘山方向去了。

继续下坡。大概下午三点到达泽根藏寨。但是泽根藏寨前后大修路,我们在这里吃了一碗面又继续下山。

出藏寨后的这段路实在是烂,苦不堪言。

一直烂到五星湖大坝以后,我们终于上了好路,然后是柏油路一直到成都。

半路上的红军井,本来想打点水喝,可惜井水被牦牛粪污染了。

开启一路狂奔模式,全程不捏刹车,速度40码。

路过蜂桶蛹保护区,第一只大熊猫就是在这里被发现了。我的车速实在是太快了,刹不住车,过了大门才停下来,正好可以拍到两个熊猫的石雕。

攻略上说,如果到了第一个隧道,就说明离今天的终点宝兴县不远了。在三个隧道之后,我们终于下到了宝兴县。

宝兴的海拔只有800米,和南岳的西岭差不多,不仅闷热,而且潮湿。这里是宝兴广场,与我们平时看到的县城真的没有什么差别了,我们终于回到汉族聚集区了。

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已经关门了,要明天早上九点才能开门,可惜那时候我们又已经出发了。

到步行街找一家饭店,喝点啤酒,我再也不用担心高反了。

霓虹灯下的红军廊桥,可惜我的垃圾金立手机拍的实在难看。

夜幕下的宝兴县城格外繁华,在藏区那么久,终于感觉自己重回人间了。

最后是骑行轨迹,今天的大下坡也创下了我个人记录:从夹金山连续下坡100公里,海拔下降3300米。远远超过了17年从当雄下坡到拉萨。

 

 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