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甘南川西线/第9天:冒雨翻越梦笔山

早上七点,在旅店吃早餐,心情不太好,因为雨一直下,气氛不算融洽,在同个屋檐下,你渐渐感到心在变化。

为了安全起见,把旅社的老板电话也记下了,万一山上下大雨,也许可以救急。

早藏吃得有点多,饭后又歇了一会,雨虽然不会停,但是也没有加大的趋势,贾艳问我怎么办?我咬咬牙:出发!沿着这条小河一直往上爬。连日的降雨,河水有点浑浊。因为前面有一个纳足村,这条小河就叫做纳足河。

这是今天的海拔图。今天我们要连续30公里爬坡,海拔上升1300米,翻越4114米的梦笔山垭口。说难也不难,关键是现在的小雨还在继续。梦笔山垭口是马尔康通往小金县的唯一通道,也是1935年6月27日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时翻越的第二座大雪山。按照之前的弹性攻略,如果情况允许,今天最远可以骑到达维乡。但是为了降低难度,我们在红原的时候就商量好了,今天只要下坡60公里到抚边乡。

马尔康到小金的这条道路叫做S210,整体来说路面还是不错的,因为下雨,路上的车辆极少。纳足村也是零零散散的,只有茶馆,没有旅社。如果要翻越梦笔山,就只能从卓克基出发了。

半个小时后到达一个工地,S210在这里有一个岔路口,左转是去隧道口,还正在修建当中,直行就是去垭口。这是一个好消息,至少现有的省道不会因为修隧道而挖得稀烂。

我们的队伍从兰州出发的5个,到现在就只要3个人了。想一想2017年的川藏大北线也是这样,出发7个人,结果骑到拉萨就只有3个人了。但是,只要还有一个伴,长途骑行就可以放心了。

骑了快一个钟了,李博导的老毛病又犯了,他非得运动几公里才去上厕所。当然这里没有厕所,他的单车就丢在路边。

再往前一点,到达雪马山路口。雪马山下有一个户外训练营地。这个路口也是一个是十分重要的节点,因为我们要离开纳足河,开始盘山公路了。

这个弯道也是一座小桥,是纳足河支流上的一个小桥,离开溯溪路,开始盘山路。

从贾艳拍的这张照片看出,今天的雨并不大,我和博导穿着小风衣就可以了。清晨的雨雾让整个梦笔山也变得十分清新和宁静。

连日的降雨,也让省道不时就有塌方和飞石。

这个坡还真的陡,接近8%。一个长坡下来就开始大喘气了。贾艳今天的状态很不错,不紧不慢的跟着自己的节奏走。

李博导尽管已经五十好几了,但在今年五月的常德柳叶湖公路赛,老当益壮的李博导击败了一大群年轻小伙,拿到了18名,难得呀,牛逼呀。但是他的体重太大,爬坡没有什么优势。

上午十点左右,海拔上升到3500米左右。注意路边大树上那长长的胡子,学名叫做松罗,这东西很娇贵,必须是海拔超过3000米、空气湿润、有森林、生态环境特别好的地方才会有松罗。

我们已经骑了快两个钟了,应该要按计划休息一下了。李博导说的那个休整点因为在弯道边,被我否定了,但是这一段路全是弯道,之后就很难再找到找到合适的休整点了。10:20分,我们终于在路边找到了一个废弃的砂石场,把单车搬出马路,终于可以歇口气了。

所谓的休整,也就是喝点水,吃点面包和鸡蛋,喘口气。贾艳有点偷懒,单车没有搬过来,就靠在马路左边的护栏上,这就是一个安全隐患。后来在出发的时候,一辆下山的大货车是紧紧的挨着贾艳拐过这个弯,贾艳靠在护栏边退无可退,我想贾艳一定会吸取这个教训的。

继续爬坡,坡度刚刚好,还有闲情去拍照,唱首歌吧:

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

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

我想在那里最高的山峰矗立

不在乎它是不是悬崖峭壁

向前跑

迎着冷眼和嘲笑

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

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

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

海拔越来越高,风景也越来越壮丽,宛如仙境。

很难得有这么一段小平路。

停车拍照。

注意看附近山头上的雪。前天就听说梦笔山下雪了,今天终于看到雪了,也不知现在的垭口还在下雪吗?

贾艳这时穿上了雨披。

我和李博导都是皮糙肉厚,坚持不肯穿雨衣,我的雨衣也就夹上驼包上。

前面的山口全是雪,再次停车拍照。尽管现在没有下雪,但是气温已经很低了,码表显示只有9度。

给博导拍一个背影,看着他骑向雪山。

雪山口下面是一个拐弯。因为山上冰雪融化,这个弯道被雪水泡着,路面稀烂,坑坑洼洼。

转过刚才那个弯,我们就骑到了梦笔山垭口下面了。右边是垭口,左边就是一片广阔的高原。有点风,有点湿润,有点气喘,一切都刚刚好,就喜欢现在这种感觉,喜欢这样骑在高原上。

闭着眼,听着歌

慢慢感受旅途的风

仿佛一位如风一般的女子与我同行

她一定长发飘飘,风华绝伦

她在前,她回头

她轻轻挼一挼被风吹乱的头发

那样的风,那样的女子,那样的美

她的名字叫做梦笔山

博导、贾艳,加油!垭口就在头顶上面了。

在这里,我也穿上了雨衣,看来垭口的天气不太妙呀。但是看到这壮阔的风景,一切都值得了。

最后一个道班,也是最后一个回头弯,再次歇气。

离垭口越来越近,好样的,贾艳。

在距离垭口不到200米的地方,我开始停车换衣服,因为你无法确定垭口的风雨有多大。脱掉风衣和雨披,穿上冲锋衣、冲锋裤、围上头巾,给鞋子套上塑料袋,换上长指的厚手套,一切都打扮了,全副武装上垭口。

上垭口前的博导,他也换上了冲锋衣。2017年肖尚赞助我们的美利达冲锋衣真的不错,又轻又软,抗风抗雨抗冰雹,上爬不热,下坡不冷,进藏神器呀。

梦笔山垭口的巨幅雕像!红军万岁,铁材哥牛逼!贾艳和博导也还不错,哈哈哈~~~正好有人开车上山,给我们几个拍了合影。

垭口的雾好大呀,风也大,吹得周围的旗帜哗啦啦的响,但一切还好,没有雨。我们几个将单车靠在大石碑上,再稍作歇息。

贾艳的尼古拉斯钛架车。这是贾艳是第一次上4000米的海拔,我们在垭口转了一圈,拍拍照片喝点水,吃点东西,

李博导是一个急性子,歇了还没有一分钟就急着小山了。山上是有点冷,我们没有太多停留也跟着下山。

下垭口不到5公里,这里有一个“长征路”的体验点,游客可以从这里出发,从小路直接爬上垭口。继续放坡,前面就是隧道口,路面又稀又烂,好在几百米就通过了。因为下坡,以后的照片就少了。

下垭口后的第一个藏族村子,木城村。尽管我的车速很快,但是我还是一个急刹车,因为这片草地真的漂亮。

继续放坡,大坪村附近的山体滑坡,道路上全是泥,我们不敢停留,迅速通过,一个小爬坡就出汗了。

都快下午三点了,海拔也降了下来,太阳暴晒,我们穿的又厚实,受不了了,停车脱衣服。

30公里下坡后,到达两河口镇。也就是著名的两河口会议就是在这里召开的。村子里的红色氛围十分浓厚。

到处可见红军主题的标语和宣传画。

这里的农民还是喜欢集体劳动,也不知道他们种的是什么。

两河口会议旧址。1935年6月12日,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四川懋功(现在的小金)达维胜利会师。然后领导人就在两河口开会,决定红军未来的方向。那时候,朱毛红军已经被国民党打得狼狈不堪,只剩下一万人马,战斗部队只有几千人。而这个时候的张国焘有八万多人马,而且粮食弹药充足,与中央红军相比,那就是土豪呀。用毛泽东的原话来说,那是“叫花子与龙王比宝”。为了迎接张国焘,毛泽东、朱德、周恩来等领导人走了三里路,又在风雨中等了两个钟,终于等到了意气风发、骑着高头大马的张国焘。于是,一场领导权的较量在两河口展开了。

展馆内部详细介绍了两河口会议的前因后果。

为了方便以后学习,我重点拍了历史过程和图文资料,这样的复原照片不多。

两河口会议的复原雕像群。现在看着都有一种剑拔弩张的紧迫感。

今天本来是要去抚边乡,但是李博导提议,两河口真的很漂亮,今天就住两河口。我们就在这个河口人家的家庭旅馆住下了。第一件事就是洗车。

收拾好东西还只有四点半,继续在两河口闲逛。在会议旧址补拍一张。

两河口会议纪念馆后面有一个公园,最醒目的就是毛主席雕像。

我和主席的合影。

公园里还有很多雕像,当然也包括张国焘。张国焘那时候兵强马壮,两河口会议时,张国焘担任了军委副主席,但是他不甘身居人下,周恩来又把红军总政委让出来了,他还是不能满足,一心想要当老大。最后张国焘密令陈昌浩武力扣押毛泽东,叶剑英提前得到消息后大吃一惊,马上就通知毛泽东。

第二天早上,徐向前才知道毛泽东连夜跑了,手下的人问他追不追,徐向前说“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”,毛泽东这才逃出生天。之后张国焘命令徐向前和陈昌浩重新穿过草地回到川西,另立中央,指责毛泽东是“逃跑主义”。但是在川西一连吃了几个大败仗之后,张国焘走投无路,在共产国际的斡旋下,才被迫再次穿越草地到达陕北,后来张国焘叛逃武汉,被开除党籍。当毛泽东在天安门宣布新中国成立之时,张国焘已经逃到了加拿大,最后客死他乡。完败!

铁材没有什么大志向,有单车骑,有小酒喝,就可以达到人生的巅峰和高潮。今天的晚餐不错呀。

天色渐暗,回到河口人家旅社,喝茶,睡觉。

这是今天的骑行轨迹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