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甘南川西线/第7天:跨越分水岭,一路狂奔到卓克基

早上七点下楼,离开红原安之旅馆,今天早上有雾呀。

藏族人起得晚,这个时候都还在碎觉呢。我们就在马路对面的川菜馆早餐,这个时候吃早藏的,也大多是汉人。

沿着大马路一直往前骑,刚刚出城我就叫停。今天的雾气实在太大了一点,把前后灯都打开,贾艳有个前大灯,让她领骑,我收队,注意控制速度。

出红原县城不远有一个小垭口,还有很多经幡。海拔上升不多,但是垭口附近大雾弥漫,我拍的几张照片根本就看不清,只有这张照片勉强可以看出是老王。下垭口又是几个连续弯,我一路大喊慢一点,注意车辆。

下山以后,视线就好多了。

出城5公里就是月亮湾景区,因为白河在这里有一个弯弯,就像月亮。

贾艳骑车的时候,眼睛看的却是月亮湾。注意她尾包上别着一根香蕉和一根黄瓜,我把照片发到群里,引起了大家丰富的联想。

月亮湾附近,有蓝天与白云的分界线是否明显,但是白云和白雾的界限已经分不清了。

开启休闲拍照模式。

黑白黄绿蓝,五彩缤纷。

这才是梦开始的地方。我们的运气实在太好了,有了今天的雾,月亮湾才变得如梦如幻,如痴如醉。

继续拍。

直播车友群、发完朋友圈,一趟程序走完了,终于可以上路了。

上午九点,大雾慢慢散去,但是风景依旧美丽。

再次停车拍照。白河对面就是巴彦喀拉山脉的余脉,白云像纱巾一样偎依缠绕在山顶,显得格外温柔。

沿着白河继续缓爬坡。今天依旧是耗费了大量时间去拍照,景色太美了。

我也想骑快一点,但是臣妾做不到呀。

九点半到达安曲镇,雾气散去,太阳出来了,开始热起来了,停车脱衣服。前面是G248和G374的交汇口,往右就是去阿坝县的查理寺。

1936年7月,红军走到查理寺时,部队的粮食就吃完了,很多战士就被饿死了。红五团(衡阳桐梓山工农武装后来就编入了红五团)一个班的七名战士,开始吃皮带。当吃到第七根,也是最后一根时,战士周国才提议:党中央、毛主席已抵达延安,就是再忍饥挨饿,我们也要把全班最后半根皮带保存下来,活着带去见党中央,去见毛主席!"于是他们保存好皮带,终于走出草地。这半根皮带,至今还放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供人观瞻。

过阿坝州红原县安曲镇后,风景还是那么美。

注意一下,阿坝州下面有阿坝县,阿坝县下面有阿坝镇,阿坝县的县城在阿坝镇,但是阿坝州的州府却在马尔康市。就像甘孜州的州府不在甘孜县,而在康定市。为什么会是这样?都是因为国道317和国道318建成以后,马尔康和康定的交通更加方便,州府就从老县城搬迁过去了。

骑着骑着,我突然发现李博导不见了。老王说博导骑到前面去了,我说博导可能在后面,贾艳说她没有看见。于是我就在红原机场老路口停车打电话,问他骑了多少公里了,博导说马上就40公里了。嗯,他的确是在后面1公里。

一会就等到了博导,休息一下。我说,今天不能太懒散了,人走丢了都不知道,大家还是要骑在一起,拍照也不能耽误太多时间,朋友圈留到晚上再发,前面才是龙日坝,我们要翻越查真梁子才能吃午餐。

十点半,到达红原机场入口,机场口有一个彩虹雕像,但是我怎么看都更像是一条赤练蛇。

过了龙日坝以后是一条笔直的缓坡,有一点小逆风。

我用26码的速度在前面破风领骑,破了十几分钟后才发现,身后就只有贾艳一个人了,老王和博导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跟丢了。停车等人,贾艳的后台又是慢撒气,趁机再给她打打气,然后再次大喘气。

不久开始爬陡坡。刚刚打完气的贾艳就像打了鸡血,飞快的骑到前面去了,然后来拍我和老王。

查真梁子的爬坡大概8公里,12:05分,我到达查真梁子垭口附近,“黄河长江分水岭”几个大字十分醒目。白河由此向北汇入黄海,梭磨河一路南下形成大渡河最后汇入长江,这也是继秦岭后,第二次翻越长江黄河的分水岭。同时,这里也是安多和康巴的的分界点,北边的安多是嘉戎语系,南边康巴就是康巴语系。

就在我等人的时候,一辆上山的川A小汽车飞驰而来,司机也许在扭头看旁边的分水岭几个大字,竟然直奔游客冲来,吓得大家一阵尖叫,好在司机及时把方向打回去了。也许是怕游客们责问他,这辆小车在垭口没有停留,直接下山了。看来危险无处不在呀。两分钟后,老王到达垭口,而李博导还在后面拍照片。

单车丢在垭口,拾阶而上一旁的观景台,观景台上全是人,我似乎不太适应这种拥挤。

观景台的核心就是“分水岭”这块大石头。有人占在石头上搔首弄姿玩自拍,这都算了,还半天占着不挪地方,我也真是无语了。我和博导都不约而同的想到去年在亚丁,也是一群半老的娭毑们,占着光景台自拍,半个小时都不挪地。

终于轮到我们,这时的我已经兴奋不起来了。站在后面的贾艳还要踢我一脚,呜呜呜呜~~

再看一眼我们上山的路。在观景台不断有人问我:从哪里骑来的呀?带帐篷了吗?这单车要一千多块吧?来来来,买个羊肉串吧。。。。我不胜厌烦,懒得回答,马上下山。

山口的路不是很陡,但有些司机的水平实在是臭,慢吞吞的活像大乌龟,我用40码的速度都超越了好几辆汽车。之后的路面豁然开朗,松开刹车,速度放到55码,几分钟就到了俄幺塘,这里本来有一个俄幺塘花海,但是被围起来收费了,我们也就收拢队伍一笑而过。

之后的下山路十分舒服,不带刹车正好30码,慢慢溜。下午一点到达壤口乡,停车吃饭。但是吃完饭后发现,下雨了。没有办法,只能冒雨下山,好在一会雨又停了。下午三点不到,到达刷金寺镇。

昨天下午我们在红原喝茶的时候,车队几个就商量好了,如果三点钟能够到达刷金寺,就再放坡60公里到卓克基,如果三点还到不了刷金寺,那就住在刷金寺了。

现在的时间是三点差10分,李博导和贾艳决定继续下坡,我让他们先走,我在这里等后面的老王。三点过五分,老王也到了。但是老王告诉我一个意外的决定,他只骑到卓克基然后就不骑,准备在马尔康搭车去成都。我尊重他的决定,毕竟长途骑行是很幸苦的。

继续下坡。今天的天气也是时雨时晴,穿上雨披风阻大,穿着雨衣扛不住细雨往脖子里灌,十分纠结。下午三点半,到达老刷马路口,以前的老G317就是在这里上山,翻越鹧鸪山垭口到理县的。现在鹧鸪山隧道打通以后,也只有本地村民才走这条老路了。

沿途山势险要,要穿越好几个隧道和明洞。

下午四点到达三家寨路口,也就是新的刷马路口。可惜天气不好,这个金光灿灿的雕像怎么拍都不好看。

过了刷马路口继续下坡。其实下坡是我的强项,但是今天贾艳的车子还在慢撒气,尽管今天在龙日坝打过一回气了,她放坡的速度还是不够快。老王和博导两个已经放到前面去了,我不可能再丢下她,于是就跟在她后面慢慢骑。

沿着梭磨河谷下坡,其实这段河谷十分漂亮,只是因为下坡才没有停车拍照片,但车辆少的时候可以在单车上抓拍。

我在拍后面的贾艳。

贾艳也在拍我。

今天一共是107公里的下坡,虽然不费什么体力,但是还有一点点毛毛雨,而且下坡太久了,手掌都撑麻了。过梭磨乡后,路边有一个瀑布,停车拍照,顺便揉一揉手掌。

下午五点五十,到达一个休息点,前面的博导和老王正在这里等我们。

我上辈子一定欠了博导很多钱,两人在一起就抬杠,我都忘记说了什么又惹恼了他了,鸟人就是矫情。

成都到昌都的蓉昌高速公路都已经修了四五年了,汶川到马尔康还没有通车,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修到昌都。

休息三分钟继续出发,继续下坡。博导问我,还有多远到卓克基,我说大概一公里。其实没有一公里,一转弯就到了。阿弥陀佛,今天足足骑了176公里!!!卓克基是一个十分安静的小镇子,藏族风情浓郁,而且这里距离阿坝州的首府马尔康市十分的近,不到10公里,其中到中心汽车站只有7公里。同时马尔康也是红军长征时的重要一站,党中央当年还想在这里建立根据地。

我们就住在路口的青年旅舍,安顿好了,下楼逛一逛然后去吃饭。

一直溜达到晚上8点,天色渐暗,才上楼休息。明天准备在卓克基休整一天,明天再逛吧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