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甘南川西线/第1天:从兰州150公里骑到临夏

这次甘南川西线的起点是在兰州。我们先从衡阳乘火车,26个小时的卧铺才能到达兰州。这次我们的队伍是5个人:李博导、贾艳、老王、老魏和我。出发前,一波车友为我们送行,谢谢各位好兄弟。

K776次准点到达兰州应该是晚上9点,可惜一路上大雨不断,火车严重晚点,到第三天的凌晨一点才到达兰州,匆匆忙忙找个旅店住下,第二天早上六点半起床,因为今年有150公里,而且要赶在早高峰前出城,好困呀。

兰州号称金城,这老是让我想到了帅哥金城武。但是兰州最著名的还是冠军侯----霍去病!拜见冠军侯,愿随将军征战四方,保我汉土!将军千古,晚辈顿首!我喜欢历史,如果时光能够倒转,我只想做三件事:一是跟随冠军侯远征匈奴,二是跟着左宗棠去收复新疆,三是追随毛主席去革命。

霍去病的主题公园旁边就是200多米高的兰州中心,兰州第一高楼,这里也成为了兰州新的城市地标。

黄河铁桥,建于清朝光绪年间,是黄河上的第一座大桥,素有"天下黄河第一桥"之称,这也奠定了近代兰州在西北交通枢纽的中心地位。当年德国人干的工程就是扎实,合同说好只管80年,但是100多年过去了,大桥依旧雄伟挺拔。

特别介绍我们的车友老魏,今年71岁了,不但体能好,而且心态好,长途经验丰富,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到兰州,但是他依然十分兴奋。

黄河母亲像,兰州曾经的城市地标,现在隐藏在一个小角落里了。兰州的城市地标的演变过程是这样的:黄河铁桥是100年前的标志,黄河母亲像是30年前的标志,兰州中心是新时代的标志。

看完兰州的三大标志,趁着早高峰没有来临之前赶紧出城,沿着滨河路一直干到新城镇附近,先容我和老王喘口气。

这一段的滨河北路有多重身份,滨河北路还是G312\G109\G568,其中G109京拉线的名气最大,京拉线最后那一截就是著名的青藏线。

过河口镇后不远就到了盐锅峡,可惜不好拍照,只好在一边休息了。1961年建成的盐锅峡水电站,是中国在黄河上第一座水电站,号称是“黄河上的第一颗明珠”。当年苏联援建时,就有中国专家就反对,可惜外来的和尚好念经,反对无效。现在的盐锅峡水电站已经失去了蓄水功能,因为黄河泥沙不断堆积,库区上游已经变成了一个平原,盐锅峡大坝也变成了一个笑话。后来我们中国人自己设计的黄河小浪底水电站,才具备了调水调沙功能。

我们的队友贾艳,巾帼不让须眉,体能超级好,很难得她骑在我们后面。

这就是黄河岸边的黄土高原,都不用雨水冲刷,只要风一吹,松软的泥沙就会往下掉。

这张照片更加明显。

过恐龙湾大桥后不久就到了兰永公路的收费站,自行车免票。再给老魏来一张。

尽管还没有进入藏区,但是兰永公路旁边的寺庙也扎满了经幡,这让第一进藏的贾艳十分兴奋。

一直沿着黄河缓慢上坡,80公里时,马上就要进入永靖县城了,黄河对岸的崖壁十分壮观,但是有黄河的冲刷,崖壁只能年复一年的往后退,黄河也越来越宽阔。

进入永靖县城前有一个藏传寺庙,有一个十分奇怪的名字,叫罗家洞寺庙,就是一座建在山洞里的寺庙。寺庙前面这一排整齐的白塔十分漂亮。

贾艳第一次进喇嘛庙,好像也没有那么兴奋。

趁着车友们在寺庙处逛,我就在树底下拍寺庙中的小花。

下午一点到达永靖县城。今天上午我们在路上遇到了几个本地车友,他们告诉我,今年的雨量充沛,刘家峡是近十年来第一泄洪,十分壮观,他们都是骑车去看泄洪。所以吃完午餐后我们就去看刘家峡水库。刘家峡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,还在城区就可以看到一片白茫茫的水雾区,风一吹,竟然冷得我一哆嗦,赶紧先加上一件风衣。到了小山后,大家就是一顿狂拍。可惜照片拍不出黄河泄洪的壮阔。

黄河水经过库区的沉淀已经不再浑浊,汹涌的河水从大坝上咆哮而下,然后又一飞冲天,有的冲进了泄洪道,有的飘上天上竟然沉不下来,又被后面的河水吹上了天,附近的几个山头全部弥漫在水雾之中,这绝不是普通的瀑布可以比拟的。我的手机和单反拍了几张以后就要不停的擦拭,以免进水。

重新返回县城,然后开始连续三公里爬坡,我们要爬到水库的库区上游去。两公里后,马路边有一大片水果摊,停车歇气,这里的草莓、西瓜、橙子,不仅分量足,而且真的好吃。

折达公路沿途有好多清真寺。贾艳想进去看看,被我阻止了。说实话,我对伊斯兰了解不多,万一犯了禁忌就不好了。

刘家峡水库大桥。注意大桥的塔尖,那也是清真式样的。大桥的这边有一个观景台,正好收拢队伍。

宽阔的刘家峡水库。

前面就是张家塬隧道,塬是黄土高原地区因冲刷形成的高地,呈台状,四边陡,顶上平。我也忘记了这是今天第几个隧道了。集合队伍,开启车灯,编队骑行,我照例还是骑在最后压阵。李博导的慢性鼻炎慢性很严重,一过隧道就要戴上口罩。

马路边的这块大石头很像一个人背着自己的母亲,所以叫做孝子峰。

折达公路干净平整,十分适合骑车。我在这里拍后面的老王、老魏和博导。贾猛子早就跑得没影了。

老魏到底年级大了,加上昨天火车晚点,晚上没有休息好,今天的150公里终于顶不住了,腿部肌肉拉伤,但是他还是勇敢的坚持到临夏市。

出了库区以后是30公里的缓上坡,之后的照片就很少了。到临夏后,我们就住在汽车站旁边的金河宾馆。临夏市是一个伊斯兰城市,到处都是清真饭店,我们走了好久才找到一个川味饭店,看着满大街的白帽子,我总感觉有一点点不自在。在我看来,笃信佛教的藏民才更亲近一些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