艰难的川藏北线----第17天:灰比寻常的朱古拉山

17年5月29日,早早起来,在宾馆门口的小吃店吃点面条就出发,因为昨天把路线勘过了,所以出城十分顺利。穿过昌都县城,我们顺着昂曲逆流而上,13公里缓上坡到俄洛镇。俄洛镇是昌都县的一个半农半牧的小乡镇。进镇时有个很大的加油站,昌都地区师范学校就在这个镇上,另外马路边的一个十分宏伟的寄宿中学也惹人注目。

昨天博导还和我们商量过,是不是乘着昨天休整,往前骑13公里到俄洛镇,看来这个方法不现实,因为这个小镇看起来还不小,我还在这里买了三件套,但是大街上依旧没有旅馆。

  过俄洛镇后0.5公里就是俄洛桥,过桥后开始爬坡。之字坡到坡顶后,就可以看到山脚下的加林村。

李博导依旧开启了蜗牛模式,我在这里脱衣、尿尿、喝水、拍照后,他终于慢慢爬上来了。

前行不远,我们左转离开昂曲,沿昂曲的一条小支流开始进山。路边有一个自来水厂,想不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有自来水,稀奇。

今天是57公里爬坡到朱古拉山口,不但爬坡路程长,而且中间有25公里的沙石土路,还有一个怪事就是上坡途中竟然有好几个大下坡,而且下坡还挺陡的,海拔好不容易才爬上去一点,结果一溜烟又下来了。下到一个坡底歇气,刚才足足放了3公里的坡。

在这里又开始沿着昂曲的一个小支流上坡。

上午10点,昂曲的一个小支流也到头了,公路在这里有一个U型的大转弯。

在小河边再拍一张,随便等后面的博导。过了这个弯没有多远,又是一个长下坡,还好,这个下坡不到1公里就是上坡了。在这里遇到一队养路工人正在修路。这里的养路工班队伍很大,一出来就是好几辆车,有的还有大巴车接送,因为他们管护的路段实在太长了。另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严重的女多男少,今天我们遇到的这个工班好歹还有三五个男人,记得2011在墨竹工卡遇到一个养路工班,二十多个工人全是女的,我问“为什么你们队伍都没有男人?”,结果女工回答“这里的男人都死光了”。这明显是个玩笑,但也说明藏族的妇女更加能干,男人们就只管喝酒吹牛瞎溜达。

与国道318不同的是,国道317的养路工人大多不会说汉语,无法深入交流,只能简单说一声“扎西德勒”,或者是对她们说一声“谢谢,幸苦了”,就离开了。

10:40,海哥正在马路边的开阔地等我。

三分钟后,李博导也追上来了,再歇气两分钟。然后说好,下一次休整就要到朱古村了,那里是烂路的起点。

这里简单介绍一下G317的建设历程:在见过以前西藏地区都是没有公路的,1950年为了解放西藏,解放军主力准备从成都出发,先攻打昌都,再向拉萨进军。为了保障后勤供应,在半年之内就把简易公路从成都修到了甘孜,在甘孜建立后勤补给站。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后将公路延伸到昌都,1960年把公路修到了那曲,那曲以前叫黑河,所以昌都到那曲这一段的317国道,又被称为黑昌公路,这时G317全线贯通。

但是1960年通车的G317全线都是四级简易公路,大货车难以通行,部分路段只能走骡马。一直到1990年,国家才完成荣布到丁青140公里的整修,货车终于可以通行了,但到现在这一段还是稀烂的泥巴路。2002国家开始改建妥坝到昌都路段(也就是前天到昌都的那一截),一直到2006年才建设完成。目前318全线都已经黑化了,好得可以开法拉利了,但是317的硬化黑化还是遥遥无期,因为路烂,所以车友更少,人迹罕至。

   11:20,车队到达朱古村,村子里还有一个养路工班,出了村子也没有看到烂路,李博导还在后面,我就在出村口的小桥上等博导,玩自拍。

其实海哥就在前面的白色小房子等我们,我也看到了,但是我也看到白房子上面烂路的滚滚烟尘,还是这里等人靠谱些,一会博导来了,我要他不要停留,直接骑到前面的白房子。

正好,白房子还是一个小卖部,已经快12点了,就在这里一边吃干粮,一边抬头看山上大小车辆拖起长长的灰尘。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很乐观的,从朱古村到垭口只有17公里,只要不下雨,应该没有问题。抱歉,这张是我坐在地上拍的照片,手机跑焦了。

出了小卖部,200米不到转弯就是烂路,好戏终于开演了。几辆车子过去以后就看不路了,只能停下来歇气。接在后面又开过来一辆丰田霸道,大白天都把雾灯打开了,可见能见度真的低。朱古村的海拔是4000米,骑车上坡本来就喘气不过,结果现在连喘气的机会都被剥夺了,本来想憋一会气,等大车过去,哪知道憋了不到十秒钟就喘上了,大口的呼吸灰尘和尾气。我草尼玛,这不是人过的日子。骑了两公里以后,慢慢积累了一点经验,看远一点,如果对面有大车,就找一个稍微宽一点的地方下车等,第一是提前多呼吸空气,这样可以少喘几口泥巴;第二,后面的车子视线不好,离大车远一点,安全一点。博导,快看,又有一辆大货车开过来,背后拖着长长的黄龙,

大黄龙越来越近,我的心跳都加快了。我向博导叫道:“各继位,预备,,,,憋气!”

尼玛,我又被掩埋了….

灰尘太重了,我的佳能EOS-50D都对不到焦了,镜头开始拉风箱,跑焦了,照片是一片模糊。

一分钟以后,我们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弹,憋气都快憋得高反了!大货车已经慢慢开远了,转了一个回头弯又来到我们的脚下,我再给它拍一张。从这以后,我就不用单反拍照了,只用手机拍,我怕灰尘会卡住我的镜头,万一镜头进灰就划不来了。

继续往前骑,路上的浮土太厚,十分耗费体力,你在沙滩上骑过单车吗,就是那种感觉,骑不动!!!而且上朱古拉山口的路十分狭窄,很多路段只能容纳一辆车单向通行,这也就是说,前面来车时,我们是紧紧地和车子贴在一起的。我在这里再次歇气,喉咙太干了,感觉喉咙和气管里面全是灰,我不停的喝水想把里面的灰尘冲洗干净。想擤鼻涕把灰尘擤出来,但是徒劳无功,太干了,再喝点水吧。

艰难骑行的李博导。海哥已经骑到前面去了,后来他介绍说,遇到大车,他一般没有停留,直接一口气冲过去,过去几百米就没有灰尘了。你厉害,你牛逼!我是冲不过去,万一冲到一半吃一口猛的,怎么办?

下午一点半,经过一个临时铁桥,这个小铁桥很窄,只能够小车通过,大车只能走稀烂的老路,所以这里还算清爽一点,再次歇气,等博导。这时我发现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:我的水不够了!本来出带了一瓶水,爬坡已经喝了大半,在朱古村的小卖部又买了一瓶水,也喝了大半了,两个半瓶倒在一起也不够半瓶娃哈哈了。

我看这里的小河还比较清澈,都是高山的雪水融化的,天然无污染,最多就是多点灰尘,干脆就在小河里接了一点,尝一尝,嗯,味道还不错,至少没有化学污染,我干脆把娃哈哈的半瓶一口喝干,然后满满的装了两瓶,这下放心了。

这里的海拔已经超过了4200米,但与其它山不同的是,这山并不是光秃秃的黄山,土路的两侧长满了松柏一类的树木,很多还是唐代的古柏林。这些古老的柏树已经生长了近1500年,而它们被发现则是20年前的事情。

注意柏树林狭缝中的隧洞口,朱古拉隧道已经修了好多年了,至少这三年都不会通车。因为雀儿山隧道2015年底就可以骑车通过了,现在还是那个鸟样,这个朱古拉还要慢一些。

放大一点看隧道口,这个施工场地机器轰鸣,噪音不断,希望能早日通车。隧道口以上就是著名的朱古寺,金色的屋顶在阳光下熠熠耀眼,但是我的手机不能变焦,等会再拍吧。

下午两点,再次经过一条小河,这里连简易铁桥都没有了。

等我们到达“昌都唐代古柏树林自然保护区”碑墙前时,这里距离垭口还有七八公里左右。从碑墙向上,朱古拉也不再是之前的林木蓊郁,而是变成一幅黄土裸露光秃秃的样子了。前面又有大车来了,靠边歇气。

再看朱古寺。昨天我们还在昌都休整的时候,小何和小易没有休整继续骑,骑到朱古寺也搞不动了,遇到了其他的车友,他们昨天晚上就住在朱古寺旁边的农家乐。

这个农家乐看起来真的很舒服呀,特别是那一片绿油油的草地,肯定没有灰尘,这些小兔崽子真的会享受。

从四道班到垭口的路沿着一面山坡盘旋而上,来来回回,简直就是另一个的“觉巴山”。前面又来大车了,马路右边就是悬崖,我们还是靠左边安全一点。

尼玛,又被掩埋了。

还有一辆,,

尼玛,又被掩埋了。

还有一辆,,,

我是不是被埋的太深了?谁来把我挖出来?

没有办法,只能继续骑。博导就跟在我的后面,突然听到博导一连的尖叫:“嚎~嚎~嚎~嚎,我草!”我急忙刹车停下来,回头问博导:“怎么回事?”原来是在路上的浮土太厚了,厚得都影响到了车辆操控,转弯的时候就转不过来,刚才博导在一个弯道时,明明是想往左转,但是车轮转不过来,对直就往山下冲,好在刹车不错,终于在悬崖边上刹住了。吓死我们了,再往前走一米,就飞流直下三千尺,滚到山脚下去,连尸身都收不到了。

下午两对半,我在这里再拍一张。上朱古拉有好多这样的急转弯,大车都要倒一把才能转的过来。在这里就可以看到海哥在垭口向我们招手了,应该不远了。虽然看见垭口就在头顶,但要登上去,这路还要往复纠结一番。

终于悲剧了:又是一个发卡回头弯,还要上陡坡,浮土下面还有很多随时翻转的石块,和博导一样,我的单车也转弯失灵了,一个恶狗扑屎摔在地上了。前面又来大车了,我强忍疼痛,从地上爬起来,颤颤巍巍的走到路边,找了一块小石头坐下了。

说实话,这次只是一点小擦伤,破了一点皮肉而已,我骑车多年,更悲惨的摔车多去了,但是这一次我的心情却被重重的摔伤了。我在地上坐了好久,唉,干嘛要来这个鸟不拉屎、鸡不生蛋、蜜蜂都飞不上来的鬼地方来受罪呀?我也是娘生肉长的。。。。

旁边的李博导见我摔车了,也下车跑过来,见我的单车还在马路中央,大货车都越来越近了,赶紧把单车扶到路边。

一会,连续来了好几辆大货车,这个弯太急了,大货车要在这里倒一下车才能转过这个弯,几辆大车在我身边折腾了好久,我就一直在地上傻坐着,连累博导和我一起吃灰。

我也不知道坐了多久,博导见我没事,就催我上路。走吧,这特码不是人呆的地方。摔车的时候双手撑了一下,结果左手被搓伤了,膝盖也受伤了,不方便查看,只是痛的厉害,我小心翼翼的扶着车把,推了一段好长。转过这个弯,又看到海哥在山顶大喊大叫,我再也没有心情理会他了,埋头慢慢推,垭口在今天总里程的56公里左右处,总会熬到的。因为手痛,也没有再拍照片了。

下午三点半,终于半推半骑熬到海拔4610米的垭口,累的已经不想说话了。汗水已经浸湿了伤口,疼痛加剧了,咬牙和大家一起合影,再慢慢放坡下山。说实话,朱古拉山垭口长什么样?我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了。

只记得在垭口合影的时候,上来一队骑摩托车的旅行者,大概有五六个人,一个个向我们伸出了大拇指,原来我们才是今天最牛逼的人。

下山还有12公里烂路,手痛放的更慢,海哥这次没有单飞了,和我们一起慢慢骑下山。下午四点半,终于上柏油好路,歇息,拍照。

下午五点,可以看待山下的滨达乡了,风光真美呀,实在忍不住了,停车拍照。再下坡,路边有一个缺了三个大门牙的小女孩对着我们大喊“扎西德勒,扎西德勒”。知道吗,“扎西德勒”这个最美丽的祝福,他们只给磕长头的信徒和骑自行车的癫子,如果你是开车进藏,或者是骑摩托进藏,他们是不会对你喊扎西德勒的,因为你们走的太快了,因为你们不值得他们尊敬。

听着她那漏风跑气的“扎西德勒”,我的心情大好,今天的天气真的不错呀,手和膝盖也不再那么痛了。

沿着热曲一路下坡,下午六点半到达热西村,路边一堆好大的尼玛石,还有一个好漂亮的经幡群,忍不住再次停车拍照。

博导和海哥没有停车,直接飙过去了,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自拍。

过热西村没有多远有一个检查站,还有一个1234号公路碑。注意,过了昌都以后,脚下的这段路既是G317,也是G214。G317的路碑在右边,G214的路碑在马路左边。

国道214起点为青海西宁,经过云南昆明,到达云南景洪,也就是西双版纳,全程3256千米。我们通常说的滇藏线,就是从昆明出发,到芒康后接G318到拉萨。而214在芒康到邦达与318并线后,在昌都再次与317并线,一直到今天的终点类乌齐。

滨达乡是一个很小的乡,有饭馆和小卖部,但是没有一个商店是开门的,连一瓶水都买不到,看样子这里的居民都上山挖虫草去了。比曲在滨达乡附近注入紫曲,紫曲发源于青海囊谦县境内,在青海境内被称为热曲,紫曲从滨达乡向东南流入昌都县后被称为若曲,过昌都县若巴乡被称为色曲,色曲再经察雅县吉塘镇,在察雅县卡贡乡附近注入澜沧江。因而,从滨达乡过紫曲上的滨达桥之后,我便开始逆紫曲而上,有些坡度很比较大。

再14公里就到了恩达村,海哥在路边等我们,我叫他先去类齐看宾馆,我在这里等博导。恩达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标志性建筑:恩达战役纪念碑。

1950年为了解放西藏,张国华带兵进藏,反对派在昌都有重兵堵截,所以张国华命令兵分两路,一部从甘孜出发,穿过横断山脉,两渡金沙江和澜沧江及许多不知名的山河,在甲藏卡和类乌齐等地打了几仗;因连续行进,许多战马先亡,不少骑兵变成步兵,终于在军、师要求的时间内,赶在藏军西撤之前到达昌都以西称为“五路口”的恩达,艰苦地完成了大迂回包围的任务。然后从西往东堵击由昌都撤出的藏军,将敌人包了饺子,胜利地配合主攻部队,将昌都地区的藏军全部、干净、彻底地歼灭。

想一想那时候的解放军战士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过来的,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G317,为了避开敌人侦查,全是走一些人迹罕至的小路,那才是真造孽。我们今天虽然苦了点,但是还有国道可以走,摔一跤算个屁呀。

 

六点钟,李博导也到达恩达,拍了一张就继续骑。

从恩达到类乌齐所在的桑多镇只有区区18公里路程,紫曲河也比较平缓,但是有些路段的坡还是有点陡,我们在朱古拉已经耗尽了体能,干粮已经吃光了,半路接的河水也只有小半瓶了,真的快熬不动了。

晚上七点,转过一个大弯,一片开阔的河谷在你眼前展开,阿弥陀佛,上帝保佑,我们终于看到了类乌齐了,一般的小乡镇没有那么多的楼房。类乌齐在藏语里是“连绵大山”的意思。类乌齐县也是最后一个能见到树木的县城了,过了类乌齐,别说是树,连小的灌木恐怕也难见到了。

     到类乌齐后首先和海哥汇合,海哥已经在县城转了一大圈了,攻略上推荐的新气象宾馆条件太差,没法住人。我自告奋勇去旁边的高原湿地大酒店去问价,结果标准间要288,还是折后价,吓得我马上跑。然后我们三个就分开去找宾馆。我找到一个湘隆宾馆,还是湖南邵阳人开的,而且小易的那辆GIANTATX-820也在那里。正准备也海哥打电话,这时海哥在不远处大喊让我过去,原来是李博导找到了一个邛崃宾馆,有三人间的,条件还不错。

这个宾馆的条件是不错,还有水龙头可以洗车,今天的车子也太脏了,全是土。

上楼丢下东西就洗澡,这时才发现手掌只是挫伤,有点淤青,但并没有破皮,但是膝盖被搽伤了一大块,洗澡的时候汗水浸得伤口很痛,洗干净了也就不那么痛了。今天衣服也没有气力去洗了,拍一拍灰尘继续穿。一会小易打来电话,说是车友们一起吃饭,这个主意好,这一路上的车友太少了,终于有机会聚一聚了。小伙子们很热情,不但买来卤菜,还买了几个粽子,说明天就是端午节了,今天就提前过节。

交谈的时候得知:今天会餐的兄弟十人来自三个车队:我们三个是一起的;四川重庆一行有五个人,他们在昌都休整了两天才出发,昨天就到了朱古寺;小何和小易在昌都没有休息,昨天也骑到了朱古寺,和前面的五人汇合,也在朱古寺住下了。但是今天他们七个人都没有骑多远,嫌灰尘太大,就直接搭车到了类乌齐。

其实在类乌齐还有两个车友,就是在玉龙遇到的那对夫妻,他们昨天晚上住在朱古村,离朱古寺的直线距离不到2公里,今天他们也是搭车到的类乌齐。这样一来,今天的车友中就只有我们三个老家伙是翻越朱古拉山,骑到类乌齐的。所以我们几个老鬼也赢得了这些小伙子的尊敬,他们不停的向我们敬酒。我本来不想在海拔3800米的地方喝酒,但盛情难却,就喝了一小杯啤酒。

今天的小餐馆十分热闹,一会几个骑摩托车的摩友也过来吃饭,原来就是在垭口向我们打招呼的那个队伍,又是一顿闹腾。

一会,几个藏族兄弟也被我们吸引过来了(站在小易后面的那个),问我们买不买虫草。我一看个头还不错,35元一根,价格也公道,就和博导每人买了20根。

这顿饭一直闹到了十点钟,真的累了。走前小何要我给他修一下单车,我一口就答应了。再次回到湘隆宾馆一看,小何的单车真的豪华:道卡斯的碳架、FOX金管前叉、M8000新款套件、DT-1501的275轮组。这么好的车我是不会拿它来骑大北线。他今天搭车的代价太大了:1501的辐条被压断了一根、压弯了两根,RT86的碟片也压歪了,难怪蹭碟。但是我们车队的备用辐条是26的,不配套;碟片歪了也没法校正,没有专用工具,碟片拆都拆不下来,实在爱莫能助。

回到自己的邛崃宾馆,李博导正在刷他的虫草,我也凑热闹,拿出前几天买的虫草,一起慢慢吹、慢慢刷,弄得床头全是泥巴。十一点左右,真的累了,不刷了,明天又是一场恶战,早点睡觉。

最后上今天的轨迹图,今天的下坡真的陡,幸好不是反骑川藏北线,不然会死在半坡上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