艰难的川藏北线----第13天:翻越矮拉山到江达,终于进藏了

今天是2017年5月25日。天气晴朗,昨天又睡得特别好,心情十分舒畅。德格是四川境内最后一个县,今天就要进入西藏境内,大家多少都有点兴奋。我也一大早就出门整理行包,顺便把只剩半截的撑脚拆丢了。

这是今天的海拔图,先是一段下坡放倒金沙江边,过河就是西藏,然后开始爬坡,我计划在岗托镇补充给养,中午露餐,36公里爬坡翻越矮拉山,然后下坡到同普乡,再22公里爬坡到达江达县城。今天的累计爬坡约40公里,矮拉山顶全是烂路,压力不小。

出门就是下坡,沿着色曲继续下行,偶有起伏,大家都放的不快。26公里就到了第一个集结点:金沙江边。河对面就是两个加大的石刻汉字:西藏。

这时已经快九点半了,一起合影、脱衣服。感再次感谢衡阳凌波风情小镇对本次骑行的友情赞助。

这时开过来一辆别克GL8,车头扎了一团白色的哈达,活像一辆灵车。司机见我们玩的高兴,也停下来问长问短,还十分兴奋的发告诉我们:前面还有一辆兰博基尼都开进来了。兰博基尼有什么牛逼的?不就是一脚油门吗?

我上一次见到金沙江还是在2011年的盐井,时隔6年,今天又来到了金沙江的上游。我的单车没了撑脚,就只能这样躺在地上了。

坑洼稀烂的老国道,感谢谢哥给我拍照。

其实旁边有一条新修的隧洞可以绕开这段烂路,但是走隧洞就看不“西藏”了,而且隧道很不安全,空气也差,还是这样的烂路舒服。

过了这段烂路就到了金沙江大桥边,大桥两头都是武警检查岗,要查两次身份证,不许拍照,不许停留。有车友还说检查站的女警真漂亮,你就少东歪心思了,别惹麻烦,检查完了就马上脱离。过河就是爬陡坡。过了几个发卡弯后,老谢就等在路边给我们拍照。

爬到岗托镇的时候,都快11点了,岗托正在全面大改造,路面上泥浆横流,不能落脚。镇子里照例没有几个店铺开门,除了三三两的建筑工人,其他的居民都看不到几个,看来都上山挖虫草了。

岗托镇应该是在建移民新村,一大片的新房子还没有入住,活像一个小型的鬼城。

为了减重,我们都没有在德格买中午的干粮,眼看着就要出镇子,还找不到一个小店,心里都有点慌。好在出镇后几百米有一个路边小店,终于有救了。敢在路边开店子的人,应该都是村子里的能干人,至少要会说汉语,另外还要会一点算数。但是藏人的数学和他们的汉语一样糟糕,东西稍微多买一点他就蒙了,不知道该怎么合计了。还有就是付款的时候不要给大票子,假如你买18快钱东西最好是给20的钞票,如果你给100的红票子,他又蒙了,不知道怎么找零了。

我照例买了高原三件套,另外又多买了一瓶娃哈哈矿泉水,然后自己在小店的抽屉里找零。一般情况下,我都是在客栈烧水,或者在饭店倒开水,只有半路没水了才买水喝,而老周是个活土豪,他先买一瓶百事喝了,然后再买两罐红牛,灌到百事瓶子里,正好满满一瓶,这样方便放到水壶架。这里的物价贵,这家伙光喝水就花了二十多块。

店家的小儿子很调皮,折了一个纸飞机玩的正嗨。博导照例烧水煮面吃,旁边的藏民看了很稀奇,问他这个炉子要多少钱,博导回答大概一千多吧。他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表示不能理解。其实我也不理解,一千块不是钱呀,都可以换一个碳把立了。

出岗托继续爬坡,而且是连续的S弯。到了满达隆拉村时,有五六个藏族妇女蹲在草地上挖着什么东西。

我一边骑一边问道:“大姐,你们是在挖虫草吗?”

“这里哪有虫草?”几个大姐被我逗乐了,哈哈笑起来了。

“那你们在挖什么呀?”

“挖的是菊花根”

“菊花有什么用呀?”

“可以降火气的”

想不到这里的藏民还知道降火气,汉文化的征服能力真的强呀,我顺口就是一句:“降火气可以找我呀”。这下好,几位大嫂笑得都坐地上去了。还有几个叽叽咕咕说了什么,我也没听清楚,为了减少麻烦,我还是加速跑开了。到了前面的山坡拍照片,等后面的兄弟。这里的草地好漂亮呀。

李博导本来落后我三个弯弯,这时他抛开了S弯,直接从草地上推上来了,在这个弯道追上了我,牛逼!为此他得意了很久,说是比骑车还轻松,还要快。

   满达隆拉村有一群土狗,见了我们就是一顿狂吠,我和博导只能下来慢慢推车,突然这群土狗放开我们朝马路另一边跑了,原来是河对面走过来一个人路人,还有一条狗跟在身后,狗狗找了一个新目标。

出了村子一个急弯,就看到了三个磕长头的藏民。出于对她们的尊敬,我只用手机远远的拍了一张,然后问候一声“扎西德勒”。

又是S弯。

博导上次推车走捷径节约了很多时间,所以他又想如法炮制,要推车绕开这个S弯,结果这次吃了大亏。这段小路又烂又陡,他几乎是扛着单车爬了上来,累得一边摇头,一边大喘气,笑的我肚子痛,给他拍了好几张照片,都因为笑得手抖,只有这一张好一点。从此博导再也不推车走捷径了。

继续爬坡。在岗托休息的时候就说好了,在G317的1000公里路碑的时候停一下,结果我骑到这里的时候,前面的海哥、老谢、鱼粑粑都没有这里歇气,也许他们都没有留意到这块路碑。一会老周上来了,见合影不成,也走了。老周爱臭美,说是靠脸吃饭,为了防晒,他这路一路上都是遮的严严实实,没有一寸皮肤外露。

半分钟后,李博导也追上来了,照例也给他来一张。

等大家都走了,我才不慌不忙来个自拍,纪念成都出发1000公里。虽然我们的川藏北线与G317不是完全吻合,中间有一段S303,但总的公里数也差不多。在这里就可以遥远的看到矮拉山的垭口了。

下午一点半,到了矮拉山隧道的岔路口,出发已经骑了50公里了,这里也是砂石路起点,因为隧道通车以后这一段路就要废弃了,所以岔路口以上就只进行简单维护,路面十分糟糕。对了,说好的兰博基尼在哪?

博导和老周已经糜劳了,大喊歇气,然后在这里吃午餐,其实我还不饿,歇着也是歇着,又喝掉了一罐八宝粥。其实鱼粑粑就在我们前面不到300米,他在那里等了我们一会,见我们没有过来,又继续往前骑。

人间仙境矮拉山的路基本是这样的:先是一段长长的缓坡,然后较短一段“之”字回头急上坡,之后又是长缓坡,然后又是“之”字回头急上坡,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隧道口。过了隧道口以后,再回头弯,再来几个之字弯,一直到垭口。从垭口前后望去,无论是上山的路,还是下山的路,看起来都非常壮观, G318线上的垭口无一能与之相比。

下午两点,我终于到一个之字弯的旁边追上了鱼粑粑,鱼粑粑在这里等我们很久了。谢谢鱼粑粑给我拍的照片。

一会老周来了,注意看他身后的弯弯。其实鱼粑粑主要是等老周,等老周一到,他也跟着出发了。

我继续在这里等博导。

由于昨天晚上睡得好,今天我的状态特别的好,很快我就超过了前面的三个兄弟,停在路边等人。我的单车没了撑脚,又不想让车子躺在泥土里,就在单车靠在马路左边的小石块上。矮拉山其实并不陡,就是路面太烂,过往的大卡车扬起的灰尘让人感到憋气。

远远的看到老周、鱼粑粑、博导三个骑上来了,加油!

看我给鱼粑粑拍的照片,以雪山做背景,漂亮吧。

鱼粑粑昨天在雀儿山把鞋子淋湿了,棉布鞋子不容易干,所以就在德格买了一双新鞋子,便宜又舒服。

下午两点半,又歇气。今天老周的状态明显不济,和博导一样慢,这时老周的单车没有放稳,倒到路边的沟里去了,驼包和车把都粘上了一些烂泥巴,他正用纸巾擦拭。

继续爬坡,前面有一辆大货车抛锚了,而且正好是坏在路面很窄的地方,结果把整个国道都堵死了,好在不堵单车。

我又是一阵猛飙,很快又超过了他们,停在马路边拍单车。

后面的兄弟落后并不远,不到一公里,但是他们骑得很慢,我又拿出我的鸡腿来吃。雪山配鸡腿,既有现实,又有远方。

吃了这么久的鸡腿,还是四川的盐焗鸡腿好吃。我在这里一边啃着鸡腿,一边听着摇滚,一边在路边肆无忌惮地扭着屁股,一个藏民骑着摩托车经过也不禁笑了起来。这里我要向大家推荐我亲自录制的美帝在线广播fm.977the mix channel,这个电台全是音乐,没有广告、没有新闻、没有主持人唧唧歪歪,一天到晚就是纯音乐,大部分是摇滚,我一录音就是几个小时,一个文件就是2G,一路上绝不重复。

被堵的路慢慢通车了,我眼睁睁的看着大货车卷起的灰尘淹没了三个骑车人,造活孽。这段坡真的陡呀。

山脚下的牦牛。这片草场真的不是太好,地面几乎都是石头,即使有点草,也长不盈寸,怎么吃呀?

鱼粑粑和老周终于推过来了,我扭着迪斯科给他们拍照。今天我的状态太好了,可以搞死两头母牛。

再目送他俩慢慢走过。老周今天真的不在状态。但博导更慢,还落在后面,鸡腿还没有吃完,继续等。

这个时候,离垭口不到一公里了。如果看高清大图,就可以发现鱼粑粑就在前面的弯道后等我们,老周已经到垭口了。博导终于等来了,想一想这一路上我等你的时间最多。博导,看到我今天的游记,再摸一摸良心,明天该请我吃饭了。

博导在这里又歇了两分钟,我给他来一个特写:指点江山。

下午三点五十,我骑到了鱼粑粑等我的地方,这里视野十分开阔,可以看到今天我们爬过的N个之字弯。

李博导这个蔫人又骑不动了,又推车。我大喊着给他加油:前面200米就到垭口了。

下午4点,车队6人全部到达矮拉山垭口,照片中戴着白口罩,举手投降的就是老谢,他和海哥都在这里等了一个钟了。

 

补一张老谢前几天的特写照片,他骑的太快,照片太少了。其实我认为车队里面,就数老谢的高反最为严重,翻巴郎山的时候,慢慢推车都有吓人140的心率,还有晚上睡不着觉,昨天下雀儿山时的腹泻,这些都是高反的具体表现。但是初次上高原的老谢并不知道该怎么调整自己,越是高反越折腾自己。晚上睡不好,就干脆和别人聊微信,这几天和一个卖紫砂壶的聊的特别起劲,每天都聊到三四点不睡,第二天告诉我们,昨晚又花了几千块买了一把壶,结果这一路他光茶壶就买了十来个,真的是中国好买家。一般来说晚上睡不好,白天就没有精神,他倒好,还是不要怂,继续干,每天都是第一个飙到垭口。大家对他这么干都十分担心,我更是断言这样搞下去,是骑不到那曲的,更别说拉萨。果然,在道孚的时候,他就在网上订好了在那曲回家的火车票;在马尼干戈的时候,又和鱼粑粑、老周商量好,骑到昌都就不搞了。可怜了,我的哥。

言归正传,人都到齐了,一起合影。鱼粑粑,你能认真一点不,合影的时候还低头玩手机?

我在矮拉山垭口的自拍。

再来看一看垭口这边的下山路,还是稀烂的泥巴土路。我提醒大家下山慢一点,别把自己的货架颠坏了。但是车队的牛人太多,海哥艺高人胆大,不走S弯,直接岔近路下去了,鱼粑粑也学样。

一路上,前面几个放得飞快。记得上一次在云南,就是因为烂路放坡太快,把两个货架螺丝都颠掉了,结果货架和驼包往后翻倒,在地上拖行我才发现,我不想让悲剧重演,还是稳一点吧,再说,这样的烂路下坡,真的颠得手掌发麻。稳的结果就是,又和博导骑在一起。

注意看前面的路,路在哪里?简直就是悬崖!赶紧刹死,停下来提醒后面的博导。尼玛,这路也太吓人了。

13公里的沙石下坡路,我们几乎花了一个钟头才放完,不是我们不想快,而是真的快不了。这样的下坡最适合AM级别的软尾,要是我以前的那辆闪电SJ-FSR29在就好了。进入16道班的西侧隧道后,终于上了柏油路,我不客气了,放坡狂飙。

下山不久见到一条小溪,它会在瓦拉寺门口汇入多曲,陪伴我们一直到同普乡。5点一刻到达萨迦瓦拉寺,停车拍照,随便等一等后面的兄弟。这是由川入藏的第一座大寺,也是“西藏东大门”江达县境内最大的寺庙。萨迦瓦拉寺并非只有一座寺庙,它实际上分为三部分:一是河边的瓦拉寺,二是附近德钦山上的“瓦拉德钦寺”(那里原是一个闭关修行的地方),第三就是瓦拉寺附近新建的“瓦拉五明佛学院”。

老谢是个路盲,说好了瓦拉寺集合一下,他可能又没有看到就跑了,只有海哥在这里等我。本以为这里会有小店,可以补充一下给养,哪知这里的兔子都不拉屎。等到了后面的鱼粑粑、老周、博导,继续放坡。

五点半,车队到达今天的最低点同普乡,同普乡位于穿江达镇而过的北曲与瓦拉河(多曲)交汇处附近。多曲向下叫藏曲,在波罗乡注入金沙江。过同普乡之后,原来的顺溜下坡路,就变成了逆流上坡。同普乡到江达县城还有将近22公里的路程。这22公里不可小视。不仅是全是爬坡,而且攻略上说还有抢匪出没,另外靠近江达有很多野狗,每年都有车友在这里被狗咬伤。万一被狗咬一定要打狂犬疫苗,一共需要打5针,第一针最好是当天,最好是在24小时内,其他分别是3、7、14、30天。这里的乡镇卫生院一般都没有疫苗,县城也不一定有。2016年6月,就有车友在江达县以西20公里被狗咬,返回江达县没有疫苗,又搭车去230公里以外的昌都才有疫苗。今年4月,又有车友在接近江达的时候被狗咬了。

为保证骑行安全,昨天晚上在德格开会的时候,我就提出了一整套的防护方案:第一,到同普乡以后必须结队骑行,不要丢下队友,单飞的队员安全自负;第二,骑行的时候严格编队,由骑得稳的李博导和老周领骑,我收尾,其他队员夹在中间。一般来说狗都是追咬后面的人,我被推为车队的队长,这个时候只能多承担一点了。第三,经过村庄要慢,收拢队伍,遇到有狗群必须下车推行,如果有狗敢来咬人,必须一起上去打狗,有临阵脱逃的,别怪我们不认你做兄弟;第四,因集体打狗而受伤被狗咬的,算工伤,由大家分摊医药费。

今天还没有到同普乡,前方的兄弟就放慢了节奏,和大家结伴而行。到了同普乡,菩萨保佑,路边有一个小店,大家在这里休整补充给养。有人买泡面,有人要饼干,还有人买可乐、买水、买八宝粥。结果把老板娘给愁死了,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们,手里拿着个语音计算器,都不知道该怎么算数了。好在我们都是厚道人,找来一张废纸,一项一项给他列出来,算分类统计、小计合计、找零,也算是积德行善了。

就在大家吃东西的空闲,两辆装满野狗的城管小货车慢慢开了过来,沿途还用大喇叭用藏语喊话。原来这里的野狗实在太多,骑车人能要咬几个呀,关键是当地老百姓遭殃,所以政府成立了打狗队,前几天在微信群里就听说打了两车狗,想不到今天又看到打狗队了。我们几个兄弟十分高兴,对着小货车大喊:打得好!打得好!

想不到这里的野狗这么多,我们车队六个人虽然有四个电子驱狗器,但是手里没有一根打狗棍,还是觉得不放心,到处找打狗棍。可惜这里海拔太高,实在找不出一根小树来,只好把我的收缩式的自拍放在口袋里壮胆。

出同普就是上坡,速度好慢,路上的狗可真的不少,看来打掉的只是无人饲养的野狗。听说这里的公狗,要把其他的公狗都咬死,它才是狗王,也就是传说中的丧灵狗。传说可能是假的,但是这里的家狗都十分凶猛,几乎每个村子都有狗群,见人就围了上来。幸好我们的防卫计划周密,个个勇敢,狗就是这样,你越怂它就越欺负你,你越强它就越不敢惹你了。经过几个回合的对狗斗争,大家积累了经验,提高了自信,更促进了团结。

今天最后这22公里不仅是爬坡,还多次被狗追咬,老谢拉肚子,海哥爆胎,真的是名堂搞尽。晚上八点多,车队终于到达江达县城(这张照片是第二天早上补拍的)。在友情客栈开好房间,补胎、收拾东西,晚上九点找地方吃晚饭,十点再回客栈,洗澡洗衣传照片,就已经11点多了,赶紧睡觉吧,明天六点多又要起床,累死我了。晚安!

 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