艰难的川藏北线----第七天:八美到道孚的愉快骑行

因为豪哥有事必须返回了,心中十分不舍。昨天晚上豪哥请客会餐,我破例喝了一点酒,今天早餐后大家在一个学校门口合影留念。没有分别时的惺惺作态,几个好兄弟以后有的是机会在一起玩。再次介绍我们几个好兄弟:左起依次是海哥、李博导、豪哥、老周、铁材、老谢、鱼粑粑。

先介绍今天的行程,早上从八美出发,大概43公里平路加爬坡后到达松林口,然后放坡到道孚县城。别被这43公里爬坡吓到了,海拔一共才上升500米,十分轻松。再说,车队经过前几天的磨合,配合也好多了,注定今天就是一个轻松、团结、愉快的骑行。

出门就是一个缓下坡,大家骑得很轻松,有时候我会按照自己的节奏骑到前面去,停下来拍照片。我喜欢这辽阔美丽的龙灯草原。

又是密密麻麻的佛塔阵,用长沙话就是“挤密阿密”,密的佛塔之间没有过道。

在一个小坡顶上,我等到了大家,来个小合影。今天大家一直都骑在一起,没有明显拉开,我就喜欢这样的团队骑行。

龙灯草原上零星散落着一座座民居。道孚民居是整个藏区最豪华、最奢靡、最精致的民居代表,等会有机会一定要近距离接触一下。龙灯草原藏语叫格萨尔通,意为格萨尔征战过的草原。龙灯在藏语里是预言的意思,龙灯草原坦荡辽阔,形如八宝吉祥图,据说龙灯草原一年要变12次颜色。

十点半,车队进入龙灯草原腹地。在例行休整时我看到路边有一个不算很完美的尼玛堆。玛尼堆是藏民用大小不等石块、石板和卵石垒成的“祭坛”,也被称为“神堆”,藏语称“朵帮”,就是垒起来的石头之意。“朵帮”又分为两种类型:大的“阻秽禳灾朵帮”,和小的“镇邪朵帮”。“阻秽禳灾朵帮”大都设在村头寨尾,石堆庞大,而且下大上小呈阶梯状垒砌,石堆内藏有阻止秽恶、禳除灾难、祈祷祥和的经文,并有五谷杂粮、金银珠宝及枪支刀矛。还有一种是“镇邪朵帮”大都设在路旁、湖边、十字路口等处,石堆规模较小,形状呈圆锥形,没有阶梯,右堆内藏有镇邪咒文,有的也藏有枪支刀矛。但是眼前这个小尼玛堆没有堆尖尖,我费了好大力气,从路边搬了超级一个大石头放在尖尖上,累得我不停的大喘气,鱼粑粑也放一块,而且还是一个尖顶的,等到李博导还想放一个石头的时候,这已经是高难动作了。

这就是我们的尼玛堆尖尖。鱼粑粑拍的不错。

趁着大家休整的时机,我也学着藏民在地上找起虫草来。挖虫草真的是要趴在地上,一寸一寸的往前爬,只有这样才能找到虫草。昨天我买一点虫草,这些新鲜的湿虫草要晒干后刷去泥沙才能食用,说的是轻巧,但是一路上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晒虫草,所以都是晚上用电吹风吹,然后用牙刷刷。昨天我折腾了一个晚上,熟记了虫草上的草叶形状,希望今天能亲手挖上一根。可是老周竟然嘲笑我是趴在地上吃牛屎,气死我了。

虫草没有找到,发现草原上的花花草草也是挺可爱的。花花草草一。

花花草草二

花花草草三

花花草草四,

玩够了,出发。为了报复老周骂我吃牛屎。我捡了一坨牦牛屎,悄悄的放在老周的驼包上面。今天是路面十分平整,老周就驼这这坨牛屎骑了好几公里。后来老周发现了,就说要偷偷的放一坨牛屎到我的驼包里面去,不告诉我,让我把牛屎驼到拉萨去,哈哈哈哈。后来我又想放一坨更大的牛屎到鱼粑粑的驼包上去,结果直接颠到地上去了,偷袭失败。好玩!

11点钟,过龙灯乡,坡度明显上升了。骑在高原上,眼看着前面就好像是最高点了,但是骑过去了才发现,前面还所有更高的地方在等着你。

11点半到达一个十分重要的路口,马路右边就是珠姆措湖,还有一个十分有名的然姑寺,据说寺内供奉着108座形为男女两两相抱的欢喜佛。然姑寺明显属于密宗的,是男女双修,这108个男女双修的欢喜佛,108种姿势呀,实际上就是性学教育大科普。说实话,我十分想到里面去看一看,但是攻略上说要上3公里的坡,其它几个兄弟都胸无大志、毫无追求,老谢在一边陪着我,也劝道,算了吧,寺庙都差不多,这个坡好陡的。搞的我也兴趣黯然,算了,走吧。这是我临走前用手机拍的尼玛石,十分喜欢,直到现在都还用它做手机壁纸。

路口除了这堆很大的尼玛石,还有一个孤零零的佛塔,与八美的密集佛塔阵形成了鲜明对比。一位老人家正在佛塔前诵经。过了这个路口就是陡坡了,其他兄弟们正在陡坡前等我。

大约3公里的陡坡上去以后,又是一片比较平整的大草原,又可以看到马路右边的然姑寺了,这时的然姑寺距离马路大概还是3公里,只是没有铺装路面,这种纯越野路面,还是骑马过去可能比较方便。我用远焦多拍了几张。雪山、寺庙、佛塔、佛像、牛羊、经幡、草原,藏北高原的经典要素这次全部大集合了。

大家在这个路口也要来一张留念。注意山坡上的经幡,和经幡下面的六字真言。这时已经快12点了。博导问过路的司机,司机师傅告诉我,前面2公里就有一个停车场,有商店。好的,谢谢,今天我们就骑到前面的商店吃点零食算了。

骑了两公里,并没有发现有商店,再往前骑了两公里,还是看不到有商店的迹象,就直接在路边吃露餐了。今天的风大,我给大家找了个好地方,路边有一大排经幡,蹲在经幡后面正好挡风。我还是三件套:鸡腿、乐虎、八宝粥。可惜今天的午餐忘记拍照了。

垭口前的这段路有点陡,而且又开始下雨了,队伍又被拉散了,但是距离都不是很远,前后不超过500米。老谢和海哥今天也没有发力摇车,慢慢和我们骑在一起。下午13:45,车队终于到达松林口。这里的海拔是3945,所以不是什么垭口,而是松林口,只是松树林边上的口子。大家一起合影。

就在合影的功夫,雨越下越大,大家匆匆忙忙收拾东西,加雨衣,准备下山。我也让抓紧时间自拍一张。下了不到1公里,雨越来越大,我停下来想换雨披,但是等我停下来,又发现雨不那么大了,原来是速度越快,单位时间淋雨就更多,我觉得下坡的时候穿件大雨披影响操作,就没有换雨披,继续穿着这件雨衣往下冲。

松林口到道孚县城还有30多公里,中间经过葛卡乡和格西乡。到葛卡乡的时候,雨终于停了,蓝天白云,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终于可以近距离观察道孚民居了。

一看就知道这是老民居,是用大石头做基础的,而新建的道孚民居都用的是大木头,很大很大的巨木。

再多拍几张。继续下坡,谁知天又开始下雨了。我和海哥放坡的速度快,硬是从那一片雨云里面冲了出来,然后这一路上就是被那片雨云追着跑,一路上我和海哥也是一刻也没有休息,下坡也是一顿猛踩。尼玛,累死我了。

下午两点,我和海哥率先放倒道孚县城,这门头真的气派。

过大门头,前面有一个岔路口,在这里等后面的兄弟。后到的老周、鱼粑粑、老谢。

在这个路口汇合,歇息了几分钟,进城啰。

这就是我们今天下榻的藏族民居--道孚高原民居。也是一家农家旅社。终于可以走进道孚民居了。

这栋小楼的一楼是客房,主要构建几乎全部都是原木,特别是房间中间的那几个大柱子,一个人都抱不过来。主人家是一个十分慈祥的阿妈,她告诉我们,这栋房子是2000年前就建好了,当时就花了八十多万,楼下的大柱子一根就花了一万多。光这十几根大柱子就花了几十万。墙壁和地板也全部是原木板,很厚很厚的木板,走在上面都没有声音。

主人家住二楼,上楼梯间是一个起居室。左边是佛堂,我们不敢冒昧进去。

起居室的另一头。

化妆间

客厅

茶几上的茶具。

微距拍摄

鱼粑粑和老周正摆在床上休息。

晚六点,一起出门去晚餐。我们穿统一队服在门口的一张合影。感谢衡阳首峰美利达赞助车队的冲锋衣。

主人家养了一条藏獒,虽然是关在笼子里,但是也对着我们不停的狂吠。鱼粑粑童心大发,拿着电子驱狗器对这藏獒不停的试验。只要一按驱狗器,这个貌似凶猛的大藏獒就不敢出声了,鱼粑粑叫道;想不到这个驱狗器真的有用。哈哈哈哈,造孽的狗狗。

在一个小川菜馆晚餐后,有的兄弟不想动弹就回旅社,而我和几个兄弟再到道孚的街道上溜达,这是道孚的主要街道滨河路。因为道孚就在鲜水河边,今天我们就在沿着鲜水河骑到道孚的。昨天的东谷河属于大渡河水系,今天的鲜水河则属于雅砻江流域。

道孚鲜水广场上母子。上一次进藏,我拍了很多自然风景,现在我更喜欢拍人物,我觉得人物能更加体现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。

奶奶带着小孙子

在广场上闲聊的妇女。也许他们都在等待今天晚上的锅庄舞蹈吧。

即使在贫穷落后的藏区,也会有追赶时髦的年轻妹子,

在广场上闲逛的年轻人。

我们今天是想来看锅庄舞的,时间还早,鱼粑粑请我们吃西瓜,他对西瓜真的是情有独钟,而李博导则偏爱吃黄瓜,海哥喜欢吃面食,我是来者不拒,狗屎都好吃。天色渐黑,气温也下降了,跳锅庄的人还是不够多,我们等不及了,早早回了旅社。额外说明,我们车队中,老周是会计,管钱,鱼粑粑是出纳,负责记账,海哥和老谢是领队,每天冲锋在前,我和博导每天都殿后收尾。刚刚鱼粑粑买了苹果和西瓜,苹果就只买6个,一人一个,这是公共开支,要记账的,西瓜就是鱼粑粑请客。

旅馆的二楼有一个小露台,老谢请我们一起喝茶,聊天,真的好自在哦,两个红色茶杯是借主人家的,十分精致。

楼下的小孩正在一起玩游戏,喧闹中更显安详。我端着相机到处乱拍,连屋顶的乌鸦和小猫都不放过,真的悠闲,我喜欢这种很慢很慢的节奏。

根据藏族人的习惯,每天早上都要用水清供奉菩萨,下午再将碗擦拭干净。阿妈说,以前的铜碗很厚很结实,现在的东西越来越假了。我掂量了一个传了几代人的老铜碗,真的好重呀。就在我们喝茶的时候,阿妈在一旁,一边擦着铜碗,一边不停的诵经,虽然我们都听不懂,但是我们也不由安静了很多。扎西德勒,祝福你,慈祥的老阿妈。

最后上一张今天的骑行记录,下午四点多就到岸了,真的轻松呀,如果这一路都是这样骑下去,我是不会半途而废的。十分怀念最初几天那样轻松的日子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