艰难的川藏北线----第五天:四姑娘山到丹巴县东谷乡

2017年5月17日,根据攻略,今天应该是110公里起伏下坡,经小金县,到达丹巴县。但是前天翻越巴郎山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,巴郎山66公里爬坡都这么困难,明天又要76公里爬坡,翻越疙瘩梁子到八美,心里有点犯怵,肯定会搞死人,所以昨天晚上大家在开会的时候就决定,今天要尽可能往前面拱一拱,最好是过了丹巴,再往前爬坡20公里到东谷乡住下。

今天出门就是下坡,刚开始的时候,兄弟们因为早上的气温低,放的还不是很快,但是随着太阳出来,气温慢慢上升了,各位大神的速度也起来了,一会功夫车队就拉开了。四姑娘山属于小金县,虽然离成都很近,但是这里的藏族风格已经很地道了,藏民的房屋上画着各式图画,包括海螺、菩萨花草、太阳、月亮等,让人目不暇接。

小金县和丹巴临近,沿途有很多这样的高塔。这种塔以前有一定的防御、瞭望等军事用途,一般只有土司才会建这样的塔。后来有钱也建,塔楼慢慢变成了身份象征,再后来,只要家里出了能人,都会在村子里建上一座塔,几百年下来,塔楼就越建越多,变成了丹巴的一道风景线。

小金县是当年红军长征所经之地,夹金山就是巴郎山旁边,小金的红色景点颇多,20公里下坡到达维达乡,达维乡的会师纪念碑(S303 K162)就是其中之一。出发前说好了在这里休整集合的,但是今天的下坡放得太兴奋了,海哥和豪哥就直接放过去了,剩下的五个兄弟在纪念碑前合影。其实,在这个纪念碑下我们还遇到了另外一个骑车的队伍,大概有20人,全部都是老年人,骑的是大北环线,他们还包了一辆大巴车跟着跑,搞不动了就上车,真的会享受。

28公里,日尔乡过去一点就是沃日土司官寨,可惜的是,这里发生了泥石流,道路被冲毁了,被迫下临时便道,便道十分狭窄,颠簸难行,还要和汽车抢道,关键是去土司官寨也去不去了,只能在桥下穿过去。注意看,左前方就是沃日土司官寨。

好在烂路并不长,1公里后又回到了好路。今天的下坡属于起伏坡,很多起伏还比较陡,上图就是一个小上坡,路边又有一个塔楼,为方便拍照,我把单车停到了马路左边。

鱼粑粑刚刚脱了一件衣服,落在我的后面了,给他拍了一张。加油!

十点钟,车队已经出发两个半钟了,海哥和豪哥终于放坡放累了,在小桥边等我们,大家休息,喝水放水。在这里,我强调了车队的安全问题,一般情况下,一个钟就休息一次,顺便集合队伍;遇到隧洞、塌方、重要路口、重要景点一定要停车集合。今天是大下坡,不要太快,注意安全。

10:15分,车队到达猛固桥。在距小金县城5公里的猛固桥与其北源抚边河汇合后就摇身变作小金川。一提“小金川”,马上会让人联想到清朝乾隆年间的“大小金川之役”,当时猛固桥所处的老营乡据说就是厉兵秣马屯粮之地。猛固桥除了猛固桥和马鞍桥之外,还有一座大佛塔。

路边的猛固桥特写。当年的猛固桥可是军事要地,现在已经是一个景点了。猛固桥到小金县城只有5公里。

10:35,到达小金县城,左转就可以进县城,直行过隧道就可以绕开县城了。由于我们不打算在小金停留,直接在隧道口集结,准备过隧道。

骑在我前面的老谢、海哥和李博导。

我身后的鱼粑粑和老周,豪哥怎么不见了?

准备好电筒,还是老周开路,我收尾,走起。

穿过隧道就可以看到小金川河对面的小金县城了。

小金县城很小,十分钟就出来了。老谢真的是个路痴,就这个小县城都绕晕了了,都找不到出城的方向了。

出小金没有几公里,路又断了,再次上便道。

继续沿着小金川下坡,11:20左右,鱼粑粑看到路边有卖水果的,停下买樱桃给大家吃。这里的樱桃只要8块钱一斤,真的便宜。我本来不想吃的,为了感谢鱼粑粑的盛情,就特地吃了一个,嗯,味道还不错!

12左右,终于进入丹巴地界了,开始找饭店。

12点一刻过新格乡,新格乡有很多饭店,但是骑在前面的兄弟并没有停留,还是按照攻略继续往前骑,12点半到达太平桥乡,这就是原定计划的午餐点。但是这时才发现太平桥乡真的是太小了,饭店是有一两个,但是条件极差,黑咕隆咚的,看了就没有食欲。干脆,吃点零食对付一下算了。

结果是每人一桶面,一根火腿肠,鱼粑粑还拿出了一个午餐肉罐头,有了油水,舒服多了,李博导最会享受,还用小炉子煮面。老周在家里的时候,从来就不吃方便面,现在也吃得喷香,连汤都喝干净了,造孽了。

吃完继续下坡,海哥前几天一直很快,现在也和我们大家骑在一起了。

小金川对面的曲登沙寺。很多人在这里一笑而过,只有我和李博导、海哥在这里停留了一分钟。

前面开始下坡,我又停下来拍照,单车就靠在右边的护栏上,结果方面有放好,单车直接翻过去了,还好有驼包垫底。

过岳扎乡时,左转过金川大桥,我的速度有点快,转弯过桥时,一头小牦牛竟然半路回头了,我差一点就撞上了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过桥后,就看到前面的兄弟在小店边休整,车队又骑了一个钟头了,是该休整了。前面几公里就是丹巴县城了。

岳扎村旁边山顶上的土司塔,18-135镜头拉到最远,也只能看到一个轮廓。这时老周问我,攻略上不是有土司官寨吗?怎么没有看到呀。唉,沃日土司官寨都被我们丢在第一段烂泥巴路上了。

下午两点到达丹巴县城。110公里的丹巴大桥则是大小金川汇合之地。此地名叫章谷缜,是丹巴县城所在地丹巴藏语里叫“诺米章谷”,意为“下部农区之首”,也就是建在岩石上的城市的意思。 丹巴好繁华呀,还有电梯楼。

在丹巴小憩,买水果,买怡宝。这里的苹果要卖8块一斤,真的贵。

丹巴繁华而又拥挤,整个县城建在一条狭窄的河谷里面,这是县城最繁华的一条主干道----光明路,只有两车道,还有一半道路是悬空在金川河上。

前面又要过桥,而且是一个十分重要、难以辨认的岔路口,老谢是个路痴,偏偏他又冲在最前面,害得我一路呼喊,一路猛追,终于在桥头追上了先头部队。首先是右转过嘉绒大桥,然后是马上在一条小路左转,如果对直走这条宽敞的大路,就会骑到金川县去。老谢感叹,好险,差点走错路了。

从丹巴出来还是下午三点没到,从丹巴到东谷乡大概是20公里上坡,应该没有问题。所以我这一路上骑得十分放松,李博导比我还要放松,慢悠悠的骑在我的后面,其他兄弟全部在前面去了。

 我们沿着东谷河缓慢爬升,沿途风景极为优美,惹得我不时下车拍照。

趁博导还在后面,我还跑到吊桥上玩一个自拍。

路边的小村旁,一道瀑布从天而降,疑是银河落东谷。

再看博导晃上来了。

路边的丹巴塔楼也极具特色。这时,我的前泥板扎带断掉了,幸好老周带了不少备用扎带,扎上继续前进。

奔腾的东谷河。

下午四点半,顺利到达东谷乡,十分安静,也十分优美的小镇子,我们的选择太正确了。

由于时差关系,川西的六点还早得很,我们下楼先到镇子里溜达一下,走消了再去晚餐。

极具特色的川西藏族民居。比起道孚的豪华木头房子、那曲的简陋泥巴房子,丹巴的藏族民居都是石头砌的,就地取材,高大坚固,而且冬暖夏凉。

镇子里还有一个寺庙,过去看看。

参观藏族的喇嘛庙和内地的寺庙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:在汉族的寺庙,一定要进了大殿、见了真佛才下拜。但是藏族的喇嘛庙不一样,一般的藏民进了寺庙大门后,就在大殿外面跪拜了,如果再虔诚一点,就围着大殿多转几圈,也就是转经、转庙、转佛塔,大殿是非请勿入的。我们车队七个人,大多怕犯忌,停在寺庙门口没有进去,只有而我和鱼粑粑有一点点信仰,进了寺庙后到处溜达,进了大殿,看到金身才参拜。

藏式的拜佛也和内地的几叩首不一样,正式的磕长头的方法是:首先取立正姿势,口念六字真言,一边双手合十,高举过头,然后行一步;双手继续合十,移至面前,再行一步;双手合十移至胸前,迈第三步时,双手自胸前移开,与地面平行前身,掌心朝下俯地,膝盖先着地,后全身俯地,额头轻叩地面。再站起,重新开始,如此循环。

我们采用简易方法:双手举过头顶合十算是一拜,再合十移到额前二拜,再移到胸口三拜,无需下跪。庙里的喇嘛见有人进殿,也跟了上来,见和鱼粑粑还算恭谨,也未多说。

出了寺庙,继续闲逛。

找了一家川菜馆,晚餐后,大家都回旅馆了。只有我还在外面闲逛,跟随几个藏族阿妈爬上附近的藏族村寨。跨过东谷河桥时,桥上全是经幡,被风吹的猎猎作响。以前藏族人的文化水平很低,信佛又读不懂佛经,就把佛经写在经筒,经筒每转一圈就相当于诵经一遍,印在经幡上、印在风马旗上,风每吹动一次经幡就相当于诵经一遍,所以垭口和桥头会有很多经幡。其实这与佛教禅宗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”的道理是一样的,都是修行的快捷方式。

上坡几百米,几位阿妈就坐在村口休息,拿着小药瓶在说着什么,我也听不懂。征得他们同意,我给他们拍了几张。

这就是我想拍的村子,地图上叫阴山村。

爬上阴山村,回望东谷乡,别是另外一番景色,明天的疙瘩梁子在哪里方向?我也盘腿坐下来,发呆,这才是我想要的旅行。

一会起风了,甚至下了几滴小雨,我只能收拾心情,慢慢下山。晚上九点,突然停电了,小镇除了几盏太阳能路灯,剩下的全是黑暗,十几分钟后,手机信号也没有了,这时我才想起,我还没有给家里报平安呢。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,心里有点有点忐忑不安。大家坐在一起喝茶,聊的最多就是明天的行程。嗡嘛呢呗咪吽,希望明天好天气,让我们平安翻过4000多米的疙瘩梁子,菩萨保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