艰难的川藏北线----第16天:昌都休整

今天是2017年5月28日,按照预定计划,车队今天是在昌都休整。但是鱼粑粑、老周、老谢三个却要提前回家了,单车昨天已经发快递了,只剩下行李。大清早我还在睡懒觉,老谢就收拾东西了。八点多钟,我陪老谢、老周、鱼粑粑一起下楼,一辆福田的萨瓦纳 SUV已经等在酒店楼下了。这辆小车已经坐了四个乘客,而且都占据了好位置,尾箱也挤满了箱包,司机硬是再塞进去了三四个包裹,最后两个包裹实在是塞不进去了,老谢只能抱着一个驼包坐在最后排,老周把一个驼包塞在脚下,腿都伸不直,活像一罐沙丁鱼。从昌都到成都有1200多公里,坐车大概要三四十个小时,我看着都难受,还不如骑单车过去。我将他们送出了大门,祝他们一路平安。

昨天和我们车队一起骑行的小易和小何嫌我们定的平安宾馆太贵,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,但是昌都哪里都不便宜,为了省钱,小何和小易他们今天没有休整,直接出发了。所以现在车队也只剩下我和海哥、博导三个人了,一下冷清了很多。开两个标准间有点奢侈,我就把我一个人的房间推掉了,准备晚上和博导挤一挤。

换房间、洗衣、晾衣、晒虫草、然后准备修车。慢吞吞的把单车推到走廊的尽头,这里的光线好,把车倒转过来,打着手电,跪在地上耐心的调刹车。

我的这辆山地车还是蛮争气的,闪电M4车架、打蛋器3轮组、马尼托R7pro前叉、洗马路M780套件。临走前,我为了提高耐用度和便于维修,我把780的油碟换成了艾伟德BB7线碟,然后每天都坚持检查车辆,每两天就要打一次油,这一路上就算我的单车最省心,除了下雀儿山颠断了一根撑脚,真的连气都没有打过。但出来骑了1200公里了,前刹车稍微有点蹭碟,BB7方便调节,我已经把间歇调得很大了。调刹车考验的是你的耐心,反正今天有的是时间,慢慢调。另外老谢临走前把他的撑脚送给了我,今天也要装上。再把链条飞轮都擦洗干净,点上绿瓶终点线,OK。

在地上跪了十几分钟,虽然地毯十分柔软,但是我一起身的时候却发现天旋地转,眼冒金星,尼玛,赶紧在地上坐一会。海哥过来问我:你坐在地上干什么呀?我回答,站不起来了,我多歇一会。

李博导的车子也必须要修了:昨天后轮断了一根辐条,好在鱼粑粑走之前把三根备用辐条都留下了,今天趁着休整一定要把辐条换了。但这根辐条断的不是地方,正好在碟片腿子边上,断掉的辐条弯一弯就出来了,但是新辐条怎么进去?这里又没有工具可以拆碟片。最后李博导尝试了很多次,将辐条弯成了一个特定形状,霸蛮穿了过来,再用我带的辐条扳手稍微紧了紧。我给他简单测试了一下辐条张力,好像差不太多,轮圈也没有明显跳动,凑合着骑吧。

博导的刹车也有点蹭碟,XT油碟的活塞被泥沙腻死了,活塞回不去了,要想搞好就要拆下来用酒精洗。好在刹车蹭的不是很厉害,要安静的时候才能听到蹭碟的声音。博导见空转还比较灵活,也不管它了,勉强能骑就行。

按照计划,到了昌都应该去参观市内的强巴林寺,或者是看一看12公里外的卡若文化遗址。但修完单车已经是中午了,就在旁边的小店吃了碗面,然后回房间呼呼大睡,睡觉才是世界上最舒爽的事情。睡到傍晚六点半,脑壳都要睡瘪了,才下楼出去溜达。

我和海哥、李博导也不想看什么景点了,就在市区内瞎溜达。

这里是昌都市的一个商业步行街。街道上干净整洁,就是人气不像内地的步行街那么热闹。

西藏的经济不发达,人口稀少,整个自治区只有拉萨市有两个城区,即城关区和堆龙德庆区,其他的地级市都只有一个城区,例如林芝的巴宜区、山南市只有一个乃东区,日喀则只有一个桑珠孜区。昌都市是藏B,同样只有一个卡诺区,还是以前的卡诺县改过来的。

马路对面就是昌都博物馆,可惜现在已经下午六点多了,博物馆都已经关门了。

博物馆大门口有一个金光灿灿的雕像,问了一个本地的大哥他也不知道这位大神是谁。回宾馆百度后才知道这是格萨尔王的雕像。根据藏族史诗《格萨尔王》中《桨巴》所记述,为争夺食盐,格萨尔王带领部族在昌都的察雅一带与“炯巴”人交战,打了一个大胜战。

当年张国华带领部队解放西藏,没有走318,而是走更为艰难的317,就是要在进藏的路上解放西藏的第二大城市昌都,所以这里最繁华、最宽阔的道路就是解放路。气派的解放路立交桥,像立交桥这样的高科技,也只有拉萨和昌都才有。桥下是G317国道,桥上是茶马广场。

广场一角。

过马路。这里的行人过马路,不但有专用的红绿灯,红绿灯下面还有藏文显示,还有藏语反复的播放提醒。在这里,车辆和行人都严格遵守交通法规,没有人敢去闯红灯。

拎着礼品盒的喇嘛。

在昂曲大桥上看昌都。昌都是藏语,其意为“水汇合处”,扎曲和昂曲在昌都相汇为澜沧江,这也是昌都这一名称的由来。昨天我们是沿着扎曲下到昌都的,昂曲大桥往下大约500米就到齐齿大桥,在那里与扎曲合流,那就是澜沧江,一直向南流到2011年的如美和盐井,到2003年的西双版纳,再往南就到了越南,改成湄公河,最后回到中国南海。

昂曲河水很浑,仔细看,河里还有两头死牦牛。藏人离不开牦牛,称牦牛是高原之舟,它的全身都是宝,甚至牦牛的粪便也是高原唯一的天然燃料,但是牦牛意外死亡后,藏人是不食用死牦牛的,任凭野狗拖、秃鹫啄。死在河流中的牦牛更加没有人管,反正河水冰冷,泡在冰水中也不发臭。

给海哥拍一张。海哥这一路是默默无闻,不发牢骚、不拖后腿,每天都不声不响地骑在前头,每天和老谢为我们找旅社开房,和收队的我不在一个节奏。海哥,以后我们车队只有三个人了,你就稍微慢一点,多等等我们呀。

山顶上就是强巴林寺,但是我们都不想爬山了。山脚下的下坡路就是明天的出城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昂曲河对面的高楼大厦。

前方有一个观景台,我想和海哥、博导在栏杆边来一个小合影,不小心一个趔趄差点摔了出去,尼玛,这里的工人都少根筋,护栏边上还砌一道坎坎。本想找个人来拍三个人的小合影,可以附近没有人,就只有我和海哥的小合影了。

我们沿着昂曲往下走,想找个小饭馆晚餐,回头再看看昂曲大桥。

小巷子有一个饭店正在招小工,小广告上写着:汉藏不限,会说汉语,工资面议。想不到“会说汉语”都是工作技能了。还是回到平安宾馆附近来吃饭,今天晚上的猪脚饭味道真的不错。

今天没有轨迹图,晚安,昌都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