艰难的川藏北线----第11天: 开启了地狱模式的马尼干戈

今天是2017523日,至于星期几早就忘干净了。早上七点,大家准时下楼,在宾馆旁边的小店早餐。我吃得快,早早的就在一边歇气拍照了。老周吃完后要去上厕所,大家就多等一会,反正早上还要消食。等老周如厕出来,鱼粑粑这时又喊要上厕所,唉,这家伙总是踏不准节奏。

 

出发前介绍一下今天的行程,甘孜出发后就是51公里的爬坡到4000米的无名垭口,然后下山到错阿乡午餐,再28公里爬坡到马尼干戈。虽然今天有午餐点,但是我估计要下午两三点才能到错阿乡,所以必须带干粮。另外今天安排了28公里的大金寺、51公里的垭口、69公里的错阿乡作为休整集结点。如果到马尼干戈时,天色还早就停下来商量一下,是不是继续往前骑13公里,到玉龙拉错,因为明天要翻越5000多米的雀儿山。我昨天晚上就把今天的简易攻略发到了微信群,希望大家能按照计划走。

 甘孜可是一个大城市,我昨天晚上仔细钻研了地图,保证今天不走错路,出发还没有几百米,几个兄弟就停车在小店买干粮。这时的甘孜都快8点了,环卫工人还在扫马路,大街上尘土飞扬。出甘孜有一段小爬坡,我领骑了不到一半,老谢和海哥就超了过去,下坡是一个加油站,海哥又喊着要上厕所。我草,今天的节奏怎么像极了成都出发那天,不停的有人懒驴上磨。有人上厕所,我就在路边守着海哥的单车,以防有人顺手牵羊拿东西,其他几个兄弟嫌加油站车多,就在前面的雅砻江大桥上等着。这是一座残废级别的大桥,禁止大车通行,但对我们这些骑单车的人无效。

 

出甘孜还没有3公里,就有一个转弯下坡,我冲在前面,下到一半就发现前方有一大堆的车辆停在路边,挤占了大半的路面,惊的我大声喊刹车。走近以后才发现,路边有一个全副武装的老人家在路边的山坡上摇转经筒、念经。传说这个老人家不管刮风下雨都天天在这里当值。那些自驾车的游客难得有机会和藏民交流接触,十分稀奇的围着老人家合影、摆POSS,问长问短。而在我看来,这是有人将信仰当作秀场,有人将秀场当作风景。

车队停在这个半坡上真的有点危险,我们匆匆拍了几张照片就出发了。后来那些自驾车超过我们时,好多人都伸出脑袋拍照,也把我们当作风景了。

 

藏区的温差很大,早晚气温很低,骑了一个钟头以后,车队照例停下来歇气、喝水、放水、换衣服。

 

远处的雪山隐藏在云层下,也不知有多高。这里是绒坝岔草原,它在康北地区虽然名不见经传,但绒坝岔确是藏区著名的“走马之乡”,路边的草场上有好多牛羊和马匹。据说绒坝岔马的祖先是格萨尔王的战马,近年来在玉树赛马节和那曲赛马节中常常大显身手。

 

过贡隆乡后不久,我们将与雅砻江分开。雅砻江向西北,我们继续向西。当我们看到卡攻乡路牌的时候,顺着路牌望去,一座宏伟的寺庙屹立路旁。945,车队顺利的向前推进了28公里,到达了大金寺门口。从317国道赶往到大金寺可能也就一百米的距离,过了巨大的转经筒,就看到到了寺庙的山门,一起合影。鱼粑粑对佛教有特殊的兴趣,一直怂恿着我们到寺庙里面参观一下。但是其他兄弟更加关心今天的51公里爬坡,没有人附和,鱼粑粑十分无奈,只能白塔前多拜了几拜,然后跟随大家出发了。

 

其实这一路上的寺庙真的很多,过了不远又是一个,金光灿灿的屋顶,即使在阴天也分外耀眼。

 

十点一刻,车队推进到了来马乡,过了岔路口就是一个长坡,我停下来拍照,顺口就说了一句:这里就开始正式爬陡坡了,28公里到达垭口。

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老周和鱼粑粑听了就有点着急了。原来他们俩骑不动,老谢就主动给他们分担了部分行李,还包括今天的午餐干粮。老谢骑的快,一上坡就会摇得看不见,午餐跑了,中午吃什么?万一饿死在半坡上怎么办?没有办法,老周和鱼粑粑决定现在就开始吃干粮。

 

我一看时间,才十点多一点,现在就吃干粮真的有点早,就和海哥、李博导先慢慢出发了。出来马的这个坡有点长,也有点陡。博导身后就是来马乡,左边的小路就是以前的老317,更直更陡。

 

十点半,又爬到一个观景台,右边是一个我们知道的神山,神山上全是经幡,蔚为壮观。我和海哥在这里等后面的博导,今天我们三个算是第一梯队。

 

今天我们一直是沿着雅砻江往上游爬坡,往前骑不到十分钟,这时河对面的崖壁上有一幅巨大的石刻佛像,旁边还刻有很多经文,我赶紧下车拍照。老谢在这个时候追上了我,回头再看,鱼粑粑和老周还看不到影子。

 

再骑了不到几分钟,河对岸的崖壁上又有一个岩画,我又停车拍照。博导和海哥见我在拍,他们就偷懒了,慢慢悠悠的往前骑。前面有一群藏狗在山顶向我狂吠,我们也懒得搭理它,有本事就跳下悬崖来咬 我呀,哈哈哈哈。

 

连续的长爬坡真的很费体力,十一点,我们骑到了一个小路口,老谢在这里等我们,见我们来了就继续骑走了。谁知李博导已经顶不死了,大声喊要歇气。歇气就歇气,谁怕谁?趁这个机会吃东西。我们先找了一个好地方,这里有很多石头,正好有地方坐了,然后鸡蛋、饼干、水果一起招呼。

 

我还是那高原三件套:鸡腿、乐虎、八宝粥。说实话,我现在一看到鸡腿就反胃,全是防腐剂的味道。唉,也是没有办法,其他东西又吃不饱。

 

吃饱喝足了,正准备出发,这时老周和鱼粑粑追了上来,那就再歇会,也让他们两个多喘几口气,也让我多拍几张照片。

 

哪晓得鱼粑粑追上我们后,却一头倒在地上睡了,鬼知道他们刚才发生了什么?我们几个提醒鱼粑粑,这里不是睡觉的地方,别睡了。鱼粑粑回答:莫吵啰,我眼眯是个提,让我睡一哈哈几啰。对于这种无赖,我们也是没有办法,就让他睡几分钟吧。晚上把这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,又博了很多同情。

 

沿着雅砻江慢慢爬升,沿途风光十分不错。但是当地藏民的住房比起道孚就差远了,但是比起后面的那曲土房子又不知好了多少倍。

 

12点左右,坡越来越陡,我也忘记这是第几次歇气了。

 

1215,离垭口越来越近,天也下起了小雨。停车穿雨披,距离地狱也越来越近了。 

1220,距离垭口已经不足500米了。左边的雪山被乌云压得喘不过气来,现在我终于理解什么是“青海长云暗雪山”。根据我的经验,垭口肯定是风雨交加,我就在这里停下来等后买年的博导,顺便换下雨披,穿上了美利达冲锋衣,再在外面套一件雨衣,下坡的速度快,雨衣更加适合下坡。

前方的雪山,海拔5000,却是无名;

身后的垭口,海拔4000,也是无名;

天地玄黄,潮流浩荡,

我如一颗尘埃,飘荡在高原之上。

 

12点半,车队终于到达无名垭口。先到的老谢和海哥纷纷唱苦,垭口好大的风,冷死我宁了。唉,我都说了多少遍了,要提前一公里等人,垭口不是人呆的地方。不说了,赶紧拍照、走人。谢谢凌波风情小镇。

李博导,每次合影你都要踹我,我忍你很久了。

 

豪哥,你的旗帜我们也一直带着,可惜张新发槟榔是什么味道,我们都快忘记了。

 

下坡一顿猛冲,直到感觉到冷才慢慢减速。骑到这个无名村庄时,雨终于停了。在藏区,由于垭口的海拔太高,聚集了太多的云层,所以经常下雨下雪,而下山以后,离开了积雨云,也就天晴了。脱雨衣,顺便等后面的博导。

 

前方竟然有几根大木头掉在路上,可能司机都没有觉察到。

 

马尼干戈无名垭口,从地理上说应该介于工卡拉山与沙鲁里山系之间的过度地带,而沙鲁里山的这个垭口则是雅砻江与金沙江的分水岭。前面的江边又是一个石刻佛像。

 

下午两点,车队如期到达错阿乡。错阿乡真的小呀,整个一条街都没有几个店子,好不容易有一个店子都是关门大吉的,原来现在是挖虫草的季节,藏民都上山挖虫草去了。中午在山上吃的那点东西,肚子早就空了,大家都饿的咕咕叫。眼看这个小乡镇就要出去了,终于在街尾发现了一个南杂店,进去以后才知道店家,为什么没有去挖虫草了,原来这是一个河南人开的店子。店子虽然很小,但是东西比较齐全,我们每人要了一桶面、一根火腿肠,鱼粑粑又贡献了一个罐头,李博导照例开火煮面,我趁煮面的空档,赶紧将雨衣、雨披拿出来晾晒。

 

密西完了,歇息几分钟,在小店门口自拍一张。错阿乡没有自来水,也没有下水系统,自然就没有厕所,尿尿要跑好远的路边去。

 

出错阿乡又回到317国道,在路口等人。

 

错阿乡最壮观的地方就是这个寺庙,和寺庙后面巨大的经幡。

 

出错阿乡又是起伏上坡,路边又是一个十分雄伟的寺庙,有点远,135的镜头拉到最远焦也拍不清楚。

老谢看我半天没有跟上队伍,还以为我出了状况,看到我不停的拍照也就放心了。在此再次谢谢兄弟的关心。

 

好在今天是顺风,虽然沿途拍照耽误了不少时间,但只要一发力就可以追上前面的兄弟,超过他们的时候还要大叫一声,来呀,40码巡航,搞起,然后停在前面给他们来一个小合影。

 

也许今天是顺风,允许是我的话刺激了他们,这些狗日的真的就搞起了,一个像打了鸡血一样往前冲,虽然现在是上坡,没有40码巡航,但都是挂上大盘一顿狂飙。没有40,也有30。

 

博导的鸡血不够,明显落后了,这个坡是又长又陡。下坡的时候,又下雨了,穿好雨披后,前面的兄弟都已经跑的看不见了。我提醒博导,别用中盘了,这个顺风的下坡还不用大盘,等什么时候用?结果挂上大盘的博导也打足了鸡血,一顿狂飙,我只能咬牙跟上,累死爹了。

 

接近马尼干戈,路边又有一个寺庙。

 

下午六点半,终于飙到了马尼干戈。按照计划,我们应该在这里集合,商量一下是否往前再骑13公里到玉龙拉错。但是今天领先的鱼粑粑真的是个摆子,他似乎已经将今早的计划忘记了,直接骑到镇子里,打电话给他,他说宾馆都已经看好了。我抬头看天,前方乌云密布,飘着小雨,算了,今天就住在马尼干戈吧。

马尼干戈是藏北一个重要的交通重镇,除了317国道,另外向北还可以直达青海的玉树州。去马尼干戈要从国道下一个坡才能到达,我冲得太快,身后的雨披翻过来把我的头都包起来了,路都看不见了,吓的我一阵急刹车。停下来一看,车子都已经偏到马路对面去了,幸好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什么车子,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

今天的标题是“地狱模式的马尼干戈”,就是这个鬼地方真的太苦了。鱼粑粑说是看好了房间,就在玛尼干戈帕尼酒店,我们在镇子里转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这个酒店,最后用导航才找到。其实鱼粑粑也没有看好房间,帕尼酒店的标准间要180块。这是一路上最贵的,所以他也不敢开房,就在酒店大堂里玩,等我们来定夺。我也觉得太贵,李博导说过来的时候路边有一个民居客栈,我也发现不远有一个重庆客栈,然后大家就分头去看房。

重庆客栈看起来像是一个四川人开的,实际上老板是一个正宗的藏族人,客栈里气味很重,光线极差,房间里更是惨不忍睹,比起2011年的如美还要差!没等看完我就下楼了。一会等到了博导和海哥,他们那边看藏族民居客栈也不理想,怎么办?大家在帕尼酒店的前坪一起商量。有人提出是不是可以骑到玉龙拉错去?但是现在下着小雨,已经七点多了,13公里的爬坡也许要用两个钟,要天黑后才能到,这个不好。这时鱼粑粑说,这个帕尼酒店还有120元的双人间,就是没有卫生间。诶,为什么不早说呀?今天就凑合住这里吧。老周不肯凑合,愿意多花钱住标准间,鱼粑粑就跟着争光了。

等藏族妹子领着我们上楼,调开沉重的走廊帘子,推开一扇没有锁的房门,心里暗自不妙,窗户是钉死,推不开,白色的床单已经脏成了灰色,抓一下还有点黏人,晚上睡觉才发现有股浓郁的浏阳豆豉气,也不知有多久没有洗了。厕所在走廊的尽头,有淋浴头,后来海哥去洗澡的时候才发现没有热水,连自来水也是浑浊的,这水只配用来冲厕所。

 因为不要洗澡、洗衣服,更加没有水来泡茶,天又在下雨,我们在对面的小店晚餐后就没有事做了。回到酒店后,我就给单车做保养,明天要翻越5000多米的雀儿山,我心里有点小紧张,博导和海哥也过来检查车辆,然后就要服务员给我们烧了一壶酥油茶,坐在大堂慢慢的喝,打电话要老谢过来喝茶,他说他只和熟普,老周和鱼粑粑正在洗澡,还有WIFI可以上网,也不愿意过来,结果我们三个都没有喝完那壶茶。

明天的雀儿山是个硬骨头,我和海哥、博导、鱼粑粑四个人表示明天要翻垭口,明天6点就起床吃早餐,争取六点半就出发。老周和老谢明天不想翻垭口,计划直接从隧道骑过去,这样就可以睡到八点起床,检查一下血氧,还有93%,这个数字还不错。

晚上九点多我就躺下了,马尼干戈的海拔接近4000米,我怕缺氧,房门都不敢关,直接敞开着,为了预防高反,我喝了很多水,又吃了两粒高原安、两粒增氧片,博导又给了我两粒感冒药,说是有嗜睡作用。另外关灯以后,那个狗屁日光灯就一直闪个不停,闪的你眼睛花,我只能用头巾把眼睛蒙上,其实这样箍着眼睛真的不舒服。

结果我熬到12点还是睡不着,困得厉害,但是心跳很快,稍微瞌睡就被憋醒了,又是一顿大喘气。我嫌被子脏,是穿着肠衣长裤睡的,不太舒服,半夜又起来脱了外面的长衣裤;又熬了不知多久,还是睡不着,又起来上厕所,结果越搞越清醒。我还听到对面的老谢也在不停的翻身,估计也是睡不好。也不知道是几点钟,住在隔壁的房客半夜上厕所,发现我们的房门没有关,还好心的跑过来敲门提醒我们。唉,一夜没有睡好,心里十分担忧,明天的雀儿山该怎么翻呀?

 

发表评论